Home / 系列講座 / Jul.2013>>探索臺灣史:殖民與去殖民 / 【講座心得】去殖民完成了嗎?

【講座心得】去殖民完成了嗎?

去殖民完成了嗎?
──「我們如何看待去殖民化?――從日治臺灣的近代化及其限制說起」講座側記

◎翟翱

臺大出版中心策劃的「探索臺灣史:殖民與去殖民」系列講座第二場於七月九日晚間於誠品書店臺大店舉行,講座主題為「我們如何看待去殖民化?――從日治臺灣的近代化及其限制說起」,主講人為政治大學臺灣史研究所薛化元與李衣雲教授。座談內容以《近代化與殖民:日治臺灣社會史研究文集》一書選輯方向展開,並以書中研究論文的關懷為出發點,討論日治時期的殖民統治以及其後續的去殖民歷程。

薛化元教授首先釐清幾則關於日治時期的基本認知:首先,日本帝國乃後進的、早熟的帝國,務求急起直追西方。對於來臺的日本官僚而言,臺灣是他們可以揮灑的空間,在引進歐洲的建設或制度的時間點上,甚至不晚於日本本土。再者,國內在1990年代訂定的歷史教科書,許多關乎日治時期的解釋與定見,其實頗有值得再商榷之處。薛化元認為,《近代化與殖民:日治臺灣社會史研究文集》這本文集的誕生,即是為了還原日治時期歷史原本複雜、分歧的面貌,拒絕任何片斷、單一的答案,也才能真正廓清日本統治的功過。

李衣雲教授接著表示,目前臺灣的日治研究多集中在政治或經濟層面,對於社會、文化的討論較少,這本書即試圖從社會史的角度重新看待1895到1945這段時間。薛化元與李衣雲兩位老師並依《近代化與殖民》一書的篇章次序,討論各階段日本殖民臺灣所面對的種種問題。

日本領有臺灣之初,首先面臨的即是異民族的問題。民族實乃被建構出來的概念,是一種認同過去的視野,一種分類的手段,而在日本過去的民族想像中,日本國民都流有著天皇的血液,那麼在領有異族之後,要如何將無天皇血液的人變成日本人?即成為日本統治最初所要「化解」的疑慮。1895年到1920年間,乃是日本統治的摸索期,從武治到文治,從無方針主義到同化政策,其中不能忽略的人物便是臺灣總督府民政長官後藤新平,以及他所提出「舊慣溫存」政策。若將回到被統治者的視野,其中的歷程則是:從「我是臺灣人而非日本人」到「怎樣作為日本臣民,又保有臺灣民族性」,從武裝反抗到議會設置請願運動的認同問題。再者,日本統治臺灣,既然求長治久安,便無法一味地壓榨被統治者,日本時代的社會救助事業與公共衛生環境改進,也是討論臺灣社會史不可忽略的面向。進入戰爭時期後,臺灣人如何面對大東亞戰爭?而皇民化時期的統治又與之前有何不同?其答案或許遠較過去教科書的內容來得繁複難解。

至於臺灣的去殖民化,李衣雲教授提到,1945年日本戰敗、國民黨尚未來臺之時,臺灣洋溢著對祖國的想像與國語學習熱潮,這是自主性的去殖民。但國民黨政府來臺之後,現實與想像產生齟齬,臺灣人開始發現所謂的祖國距離他們,遠較日本人來得遙遠,對日治時期的集體記憶開始與國府的去日本化政策對峙,而後者即是外力介入下的去殖民。李衣雲最後提出的問題是:去日本化是否等於去殖民化?如果殖民代表上層對下層的宰制,那麼臺灣在戰後是否真的脫離了殖民狀態?李衣雲以為,在擺脫帝國影響之外,如何確立本身的主體性,或許更是去殖民的核心意義。那麼,去殖民在臺灣已經完成了嗎?答案很可能是否定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