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系列講座 / Sep.2013>>帝國的黃昏 / 【講座側記】如何客觀評價清帝國的歷史意義? --「中國最後的帝國:大清王朝」講座側記

【講座側記】如何客觀評價清帝國的歷史意義? --「中國最後的帝國:大清王朝」講座側記

文╱蔡竣宇(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碩士生)

臺大出版中心於誠品臺大店舉辦的「帝國的黃昏:大清如何從盛世走向衰亡」系列講座,於九月二十四日晚上八時舉行第二場次,主題為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羅威廉(William Rowe)教授所撰《中國最後的帝國:大清王朝》,由該書譯者李仁淵、張遠博士主講。

《中國最後的帝國:大清王朝》原書由哈佛大學於2009年出版,為知名漢學家卜正民(Timothy Brook)所主編的書系「History of Imperial China」的最後一冊,由羅威廉執筆清帝國時期。李仁淵博士指出,此書面向的讀者群主要為美國大學生,所以行文深入淺出,不會過於艱澀,並在書中綜合了近十幾年來英語學界的最新研究成果。李仁淵並認為,羅威廉教授是一位能將概念帶入歷史討論中,並兼顧敘述性的學者,這點從他將「Civil Society」和「Public Sphere」引進對漢口的歷史討論中可以得見。

李仁淵簡介了現代清史研究的幾個轉折:二十世紀的清史研究所採取的基本立場與態度大致可以分成三個時期,首先是1912年至1950年代的帶有民族主義意識的中國學者「為前朝立史」之傳統,其次為1950年代開始流行的近代化理論,以費正清的「衝擊與回應」模式為典範。到了1970年代以後,由於越戰的政治局勢以及亞洲重新崛起等因素,必須重新評估對非西方的歷史研究,具體在清史上,產生了三種不同且在時間上接續的反省模式,一是中國中心式的,二是滿洲中心式的,三是全球視野下的帝國史。這幾種新的模式都反映在《中國最後的帝國:大清王朝》該書各個章節之中。

李仁淵將羅威廉對清帝國前半期成功因素的分析歸納成:中央帝國體制的建構、地方制度的發展與經濟資源的分配三方面。首先,藉著比較明清的制度史沿革,可以發現清朝在帝國體制的建構上多有創新,為其奠下發展盛世的基礎;而滿洲認同的彈性與八旗制度的建立,使清朝統治者在多元族群共構的政治格局下,仍得以有效地應付各種不同型態的政治秩序。其次,清朝在地方治理方面,建立了一個小而有效率的政府,以最小的財政預算和最精簡的人員,維繫了對地方的統治;而為了達成這樣精簡的政府體制,必須依賴與地方仕紳的結盟關係。
最後,清朝立國後隨即面對人口大量增長的情況,如何合理的分配資源,使其不造成社會動亂,成為統治者的一大課題。羅威廉認為清朝的經濟政策非常具有彈性,尊重市場及商業的力量,對經濟領域的干涉較小,提供地方在糧價、銀價調控等事項上較高的自主權;並且由於到清盛世之際,各種企業在管理上和積極性方面都已達到較高的程度,在帝國內部的資源調度上可以做到貨暢其流、物盡其用。綜合以上因素,清朝統治者得以應對人口增長快速的局勢。

張遠博士說明了《中國最後的帝國:大清王朝》的撰寫,是以主題為主,時序為輔的方式進行的,相較於其他中國近代史的通論書籍,是能兼顧議題與敘述的安排,在主題的框架下流暢地展開事件的敘述,是為本書的優點;但同時也會在各章不同的主題下,重複出現相同的事件與人物,以不同層次的分析帶出這些事件及人物複雜的歷史意義。

關於羅威廉在此書對於清帝國後半期的評述與介紹,張遠認為:首先,在歷史分期方面,本書在看待鴉片戰爭的立場上,與費正清的「衝擊與回應」的模式截然不同,並不將其視為中國從傳統邁向近代的分水嶺,而只是清帝國面臨的諸多危機之一;依循此一原則,辛亥革命也不被作者視為重要的斷裂點,在討論歷史議題時,作者重視這些議題在民國或中共建政後時期的延續性。其次,對於西方因素的著墨,作者也擺脫近代化理論中,西方作為歷史唯一「推動力」的窠臼,將其放在更廣闊的背景中來敘述。同時也將西方對中國的認識的複雜性呈現出來,擺脫西方外力「入侵」的單調面貌。

而在作者呈現出來的歷史圖像中,清帝國如同同一時期世界其他地區的帝國,也制定了許多有活力而有彈性的政策,例如在邊疆治理和海防、地緣戰略方面,清帝國都透過這些創新而取得了相當的成果;又比方在清帝國的近代化嘗試中,作者重新評估了自強運動與晚清新政的價值,肯定其正面意義。此外,在作者一貫注意國家與地方社會的關係上,由於清中葉後政府的效能出現問題,清帝國大量吸納了民間的資源與力量來協助政治運作,此為中晚清的一大特色,本書就國家與地方社會的關係,對許多歷史議題進行討論,例如義和團事件、晚清新政等。

最後,關於滿族與漢族的關係、滿族的認同,也是作者重視而貫穿本書的議題,在清朝中晚期,族群之間的關係逐漸失衡,羅威廉提出了「工具性的民族主義」的概念,試圖描述滿族逐漸失去代表國家合法性的過程。張遠最後提及了本書雖對於思想、文化方面著墨較少,但從作者對張之洞的刻畫中,可以看出個人思想在歷史境遇中的複雜的變化與深度,不能以單純的「清流派」、「洋務派」等標籤來定位。對於「如何客觀評價清帝國的歷史意義」此一提問,羅威廉的《中國最後的帝國:大清王朝》可謂做出了極佳的示範。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