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系列講座 / Nov.2013>>臺大時空膠囊 / 傅斯年的善治及其他——「傅斯年與臺大校史」 講座側記

傅斯年的善治及其他——「傅斯年與臺大校史」 講座側記

文/翟翱(臺大臺灣文學研究所碩士生)

臺大出版中心舉辦的「臺大時空膠囊」系列講座第二場「傅斯年與臺大校史」於十一月十二日在臺大誠品舉行,此次的主講人為臺大歷史系的吳密察教授與歐素瑛教授。

臺大時空膠囊系列講座之二座談一開始,吳密察教授簡述1945年到1950年間臺大經營面臨的困難。接收後的臺大,最先遭遇的不利處境是校長與臺灣長官公署之間的權力之爭。眾所周知,光復後的臺灣最高權力中心──長官公署不啻戰前的臺灣總督府,而戰前的帝大實乃受控於臺灣總督。如此一來,改制後的臺大究竟要聽令於校長羅宗洛還是行政長官陳儀,陷入雙頭馬車的尷尬處境。陳儀為加速中國化與去日本化,亟欲插手臺大的人事,卻為決定留任部分日籍教師的羅宗洛拒絕,陳儀因此扣押臺大的補助經費,以此逼迫羅下臺。陳儀遂行其志,繼任校長陸志鴻在人事上聽任陳儀上下其手,臺大教授人數因而在此時期膨脹許多。吳密察教授指出,應當注意的是,雖然我們現在不斷強調北大與臺大之間的傳承關係,但戰後初期的臺大其實與華中的學校如中央大學、浙江大學往來更密切,許多臺大教授亦出自於這兩間學校。吳密察教授同時指出,陳儀因為二二八事件以及之後投共的關係成為官方的歷史罪人,但他其實有不為後世所熟悉的另一面存在。陳儀在擔任福建省長時與許多優秀的學者建立起良好的關係,許壽裳即是在陳儀的力邀下赴臺大任教,最初甚至還是陳儀屬意的校長人選。

接在陸志鴻之後擔任校長的莊長恭,為解決前時期聽任陳儀安插的人事,解聘過多教授,而無法久任。隨著莊的下臺與國府轉進臺灣,與中央關係密切的傅斯年成為了臺大校長。傅斯年時期最大的轉變,是師資問題獲得解決──因為傅的號召力與時勢所趨,更多的大陸學者願意任教臺大。但傅斯年也面臨了新問題:隨著國府遷臺的學生人數暴增,臺大必須從帝大到光復初期以來,學生不多的研究型大學轉型為教學型大學。

臺大時空膠囊系列講座之二接著歐素瑛教授談及了傅斯年上任以來的作為,與他在四六事件的立場。傅斯年為徹底解決師資不足的窘竟,決定自行培育師資。傅斯年的辦法是,從各系挑選優秀學生擔任教學助教,再轉任教授。這項辦法的確解決了師資問題,也成為延續性的政策,臺大許多老一輩的教授都是出自這套辦法。再者,臺大既不缺教授,傅斯年便決定加強教授素質,重新審定了教授資格與升等制度,解聘不適任教授。此外,長期以來陸籍教授與臺籍教授的薪資不對等問題,也在傅斯年任內解決。

傅斯年在四六事件中的堅定立場是他為後人推崇之處。但歐素瑛教授指出,根據陳誠的回憶錄,其實在事件之前他曾徵詢過臺大、師大兩位校長:該如何穩定臺灣秩序?傅斯年的回答是:肅清共匪,同時開出三個條件,分別是:動作要快、要徹底、不得流血。四六當天,傅斯年便在陳誠的辦公室內等待「結果」。傅斯年後來以自由主義為人所知,但在國家「可能」遭顛覆之時,他仍選擇站在國家/民族的立場。他的另一個折衷之道是,堅持陳誠「只能」動共黨名單內的學生。

歐素瑛教授表示,這個脈絡在傅擔任北大代理校長時就可見得。當時有許多教授隨共黨到延安,傅斯年便建議增審留下來的教授的資格。此外,傅也曾代表國民黨至昆明解決學潮。

總的來說,在被視為臺灣白色恐怖濫觴的四六之後,臺大也未能免於這個漩渦之外,職業學生在臺大成為了不可道破的「風景」。多年後的哲學系事件,或許是傅斯年當時決議肅清共匪的一個回音吧。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