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系列講座 / Aug.2014>>臺灣現代女性詩學評析 / 「女性詩學評析:臺灣當代女詩人的自我銘刻與時空書寫」講座側記

「女性詩學評析:臺灣當代女詩人的自我銘刻與時空書寫」講座側記

女性詩人的多元面向

文/楊勝博(臺大臺文所博士生)

◎由左至右:陳義芝教授、洪淑苓教授、封德屏總編輯。

臺大出版中心與文訊雜誌社合辦的「思想的裙角:臺灣現代女性詩學評析」系列講座首場「女性詩學評析:臺灣當代女詩人的自我銘刻與時空書寫」於八月十二日在臺大誠品舉辦。本場次由文訊雜誌社總編輯封德屏主持,臺大臺文所暨中文系合聘教授洪淑苓與師大國文系教授陳義芝共同主講。

講座主題是洪淑苓老師的學術新作《思想的裙角:臺灣現代女詩人的自我銘刻與時空書寫》。本書以八位女詩人(胡品清、林泠、朵思、敻虹、蓉子、陳秀喜、杜潘芳格、羅英)為研究核心,從自我形象、時空意識與生死書寫三大主軸出發,藉此展現女性詩學的多元面向,以及幾位女詩人在現代詩學上的整體成就。


陳義芝提到題目「思想的裙角」相當漂亮,不像自己的女詩人研究專書題目「從半裸到全開」這麼野性。他認為《思想的裙角》選擇的八位女詩人都相當經典,如要了解女性詩人的詩觀與世界觀,這本書可說是兩者俱足。他也認為本書最為可貴之處,是關於胡品清與羅英兩位女詩人的分析論述,並突顯出她們詩作的獨特風格,這也是過去談起現代詩人時,經常被忽略的。

陳義芝認為,學術書籍若要有意義,就必須有譜系、有系統。但現在的文學研究,經常出現以作品作為理論註腳的現象,他認為這是不對的。唯有選擇經典的詩人和詩作作為研究核心,才能真正深入閱讀這些經典詩作。而《思想的裙角》除了有系統的分析女詩人詩作之外,也跳脫特定的研究套路,呈現了多元的解析方式,也因為洪淑苓老師對於詩人背景與相關作品的了解,以及本身創作詩歌的經驗,更能帶領讀者進入女詩人的詩作之中,相當難得。

緊接著,由作者洪淑苓老師說明新書題目「思想的裙角」,這是來自女詩人林泠的詩句,她很高興林泠應允作為書名之用。洪淑苓老師指出,過去女性主義、陰性書寫興起之後,強調女性要用身體去寫作,描繪身體的變化、女性情慾的方式相當盛行,但在分析過程中經常會覺得有所落差。如果女詩人不以身體作為主題,就不算女詩人嗎?而在女性主義興起之前的女詩人詩作,又應該如何分析、歸類?因此與其設定女性議題之後再把女詩人歸類分析,還不如以詩人為中心,並從女詩人的詩作、文集入手,了解詩人的內在變化之後,再把詩人和詩作帶出來給讀者,也希望透過文本的分析爬梳,讓臺灣現代女詩人的脈絡更加清晰。

以胡品清為例,過去她童話風格般的作品常遭批評,但深入理解她的為人和詩作之後,就會發現童話是她支撐自己的力量,並透過書寫進行自我療癒。另外,像是朵思描寫女性晚年心境的詩作,將坐在椅子上的自己比作一棵櫻花樹,象徵詩人雖然老去,但仍有枝枒在生長。相較於男詩人常將女性比喻為花,女詩人多半喜歡將自己比喻為樹,而不是花,象徵女詩人並沒有要依附在誰的身上。同樣,如果單看蓉子〈鄉愁〉、〈青鳥〉一類的詩作,可能會忽略了她整體詩作中對於時間的敏銳觀察。而羅英透過神話、超現實的變形去書寫死亡,將日常細節都化作死亡的變形,是相當特殊的女性詩人作品,也補足前行研究的不足之處。

洪淑苓提到並非一開始就設定要以八位女詩人為核心,而是分別研究之後,發現她們年代相去不遠,才藉此理解當時女詩人如何看待自己,如何表現自己,並藉此建構出系統脈絡。在這些女詩人中,有本土的、也有戰後來臺的詩人,共同豐富了現代詩史的歷史圖像。最後,洪老師也表示如果讀者在閱讀完《思想的裙角》覺得她的評論精彩的話,也是因為這些女詩人的詩作本身就相當精彩。另外,八位女詩人和她母親的年紀相近,因此閱讀時有種和母親對話的感受,很高興成為詩歌的女兒,有機會對這幾位前行代女性詩人的詩作,進行分析與爬梳,並將研究成果和大家分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