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活動現場 / 2015 臺北國際書展 / 重見經典文學的真實面貌── 「走入宅第高門讀紅樓:《大觀紅樓(綜論卷)》新書發表會」講座側寫

重見經典文學的真實面貌── 「走入宅第高門讀紅樓:《大觀紅樓(綜論卷)》新書發表會」講座側寫

重見經典文學的真實面貌

文/傅安沛(臺大戲劇學系研究生)

歐麗娟老師向讀者分享研究「紅樓」多年的心路歷程

歐麗娟教授於臺灣大學開設的「紅樓夢」課程廣受校內外學生歡迎,其新著《大觀紅樓(綜論卷)》在出版後便旋即成為暢銷書,在臺大出版中心於2015臺北國際書展舉辦的「走入宅第高門讀紅樓:《大觀紅樓(綜論卷)》新書發表會」中,歐麗娟老師向現場讀者分享其十多年來研究《紅樓夢》的成果,以及《紅樓夢》在她追求知識的道路上所帶來的啟發。

回首當初文藝女孩的第一次讀《紅樓夢》、到開始書寫第一篇關於《紅樓夢》的論文,乃至近期《大觀紅樓(綜論卷)》的出版,以唐詩研究起家的歐麗娟老師有感而發地說,一路走來,果真如「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李白〈下終南山過斛斯山人宿置酒〉)。由多采多姿元素構成的翠微,最後成蒼蒼一片,讓人只能細細感受,如同閱讀《紅樓夢》,多方研究、考證、分析之後,最寶貴的是,我們終能在《紅樓夢》裡慢慢回味一種人生的況味。

埋首研究多年的歐麗娟老師提到,面對學問、尤其面對經典,必須保有一顆謙虛的心,當我們知道得愈多,愈發現原來我們都只是在海邊撿拾沙粒的孩子。但在無窮浩瀚的宇宙面前,人們難道就真的只能滿足於自己的有限?人生就只能陷入莊子所感慨的「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已」(《莊子.養生主》)?歐麗娟老師從《紅樓夢》中得到另一種啟發,她以自身生命與兩百多年前一個既苦痛又深刻的心靈交流,她認為,唯有透過這樣的交流,人們才不會只活在當下,只活在感官告訴我們的表面世界,只活在耳之所聞、目之所視中。透過深度的閱讀和理解,《紅樓夢》帶領歐老師走入了另一個從未想像過的世界。

歐老師認為,面對經典更應保有一顆開放的心,閱讀經典不該只是從中斷章取義擷取自己所需。幾十年來,紅學界多是以自身的角度出發詮釋《紅樓夢》,這樣的做法雖然滿足了特定時代的特定需求,但時代需求只是時空中的一次偶然,事過境遷、特定條件喪失後,當時對《紅樓夢》的解釋也將隨之失去意義。面對《紅樓夢》,歐麗娟老師認為,我們應該回到曹雪芹的心靈現場、回到封建時代的社會框架,以開放的心設身處地理解《紅樓夢》中人物的行為舉措、思維方式,並進而理解《紅樓夢》;唯有這樣,我們對《紅樓夢》的所有努力,才不會落得徒勞無功,我們喜愛的《紅樓夢》也才不會只是我們自己建構出來的心理投射,唯有這樣,我們才能走進真正的《紅樓夢》。

寄人籬下的林黛玉在《紅樓夢》中的形象總是楚楚可憐,但歐老師指出所有關於林黛玉的描述在讀者的既定成見之下,常常出現不符現實的詮釋。例如林黛玉第一次來到榮國府時,她坐著轎子不走大門,卻從旁邊的角門進府,所有讀者看到這裡,都不免義憤填膺地為林黛玉抱不平、怒氣沖沖地指責榮國府欺負孤女。歐麗娟老師經過考察發現,清代貴族世家的大門終年不開,王府成員舉行結婚大典時,才會開啟大門;在《紅樓夢》中,榮國府大門只有在除夕舉行隆重祭祀時打開過一次,而王府的所有成員也從來不是經由大門進出。即使舉行慶典,站在敞開著大門的王府外也絲毫察覺不到王府內的任何動靜,因為貴族世家從不鑼鼓喧天,貴族世家的儀式一定「壯而無聲、繁而有序」。

如果我們不能將《紅樓夢》放在當時的時代脈絡中來解讀,那麼我們對《紅樓夢》的所有評價、所有分析都是毫無意義且可笑的,歐麗娟老師最後再次強調,唯有在當時的時代條件下理解《紅樓夢》,我們才能真正地「走入宅第高門」。

作為一部描述貴族世家走向沒落的小說,歷來讀者多認為《紅樓夢》是藉此批判貴族與禮教,歐麗娟老師認為,這是錯誤的解讀。在當時尚有階級貴賤之分的時代裡,貴族受到很嚴格的社會監督,他們不只有權勢、財富,他們比一般人背負了更多沉重的義務、還有許多不容踰越的規矩,《紅樓夢》將當時貴族世家的生活寫實再現,書中的賈府展現了它身為貴族的姿態,擁有最優越的精神、心靈與道德,可惜隨著末世來臨,貴族的這些崇高品質也跟著一一淪喪。《紅樓夢》所描寫的貴族末世,不在於反對貴族,而是曹雪芹對一種美好已然毀滅的感慨、對曾經美好的追憶。

身為一名學術工作者,歐麗娟老師坦言,學術之路並不容易,但支持她能夠一路走下去的動力,在於她認為學術研究是一種更高層次的學習。如果由感性的閱讀,轉為智識學習與創造,便可以享受到發現之美。藉由讀書研究,更可以體會到蛻變,如同毛毛蟲成蝶而飛;藉由讀書研究,我們將可走進每一場驚天動地、翻天覆地的蛻變之中,並為此獲得更深層的感動,因而重新看見《紅樓夢》的真實意涵。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