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系列講座 / Nov. 2014>>臺灣研究先行者 / 成為被「凝視」對象的伊能嘉矩──「臺灣歷史民族誌的展開:談伊能嘉矩的臺灣踏查」講座側記

成為被「凝視」對象的伊能嘉矩──「臺灣歷史民族誌的展開:談伊能嘉矩的臺灣踏查」講座側記

成為被「凝視」對象的伊能嘉矩

文/黃薇(臺大歷史學系學生)

1118
左圖為梅家玲教授(左一站立者);右圖為陳偉智先生

臺大出版中心為「臺灣研究先行者」系列叢書舉辦的首場講座,於11月18日在誠品臺大登場,由叢書主編臺大臺灣文學研究所梅家玲教授主持,並邀請國內「伊能專家」的陳偉智先生主講「臺灣歷史民族誌的展開──談伊能嘉矩的臺灣踏查」。

講座開場,梅家玲教授說明推出「臺灣研究先行者」叢書的初衷,是希望在臺灣研究已開枝散葉的現今,重新回過頭來檢視臺灣研究的開展與起源,深入了解臺灣研究是如何開始?我們又是站在哪些先行者的肩膀上?透過對先行者的研究,多一分對臺灣的體會、認知,為往後的臺灣研究纂積新的能量。伊能嘉矩列為此一系列叢書之首,集多重身分於一身,他在臺灣做了非常多田野調查、成果豐碩。正如楊雲萍的評論所預示:「臺灣研究的都市的任一曲巷小路,沒有一處沒有伊能嘉矩日影的映照。」但作為臺灣研究「巨峰」的伊能嘉矩,在臺灣卻仍沒有相對全面的個人傳記,因此《伊能嘉矩──臺灣歷史民族誌的展開》,揭示伊能嘉矩更加豐富、全面的面貌。

自撰寫碩士論文時期,便投入伊能研究的陳偉智先生指出,伊能嘉矩於1867年的岩手誕生,在地理上是日本南北的交通要道,匯聚了多元族群,他對民族學的興趣或許就是源自於此。伊能的一生都受到日本社會改革的影響,在他誕生次年日本便展開明治維新,而伊能自身也積極參與自由民權運動。伊能嘉矩即將於岩手師範學校畢業之際,日本頒布新的憲法,昭示了自由民權運動的失敗,伊能於是發動抗爭運動,卻遭到退學。只得轉向東京繼續學習。

伊能嘉矩在東京加入東京人類學會,透過留學歸國的坪井正五郎的講習,學習人類學的知識,也在東京帝大歷史科教授重野安繹的教導下學習歷史。陳偉智先生說道,當時興起的新史學基本上是以一民族、國家為單位,建構種族發展史,關注種族互動的優勝劣敗,最後形成民族國家的演變。人類學的主流也是以探討人類起源、不同人種間的關係等問題為目標的演化人類學。伊能嘉矩的學識基礎就是在如此氛圍下建構起來。

前往臺灣前夕,伊能嘉矩發表〈陳余之赤志,訴於先達之君子〉一文表達其學術志向。在坪井的鼓勵下,伊能與田代安定在臺北成立人類學會臺灣分會,將研究成果寄回東京發表。同時,伊能曾在東京擔任記者和編輯形成的人際網絡,也成為他在日本發表作品的途徑。伊能嘉矩發表了大量的作品,被視作臺灣通,後藤新平巡迴全臺的視察,伊能嘉矩也以學者的身分隨行。伊能嘉矩的官僚身分予其許多便利之處,他經手全臺各地的考察報告,也能隨意觀看府內豐富的藏書,不過也限制了他活動範圍,無法進行長期的田野調查。陳偉智教授特別提及伊能在一次遠程調查途中,在頭城慶元宮的媽祖廟求籤,伊能特意將籤詩紀錄下來:「名顯有意在中間,不須祈禱心自安。早晚看看日過後,及時得意洽心肝。」此句籤詩可能觸動了伊能嘉矩,讓他想起來臺的壯志與所遭遇的種種困難吧。

就人類學的研究方法而言,伊能透過不同族群語言、文化特質橫向與縱向的比較,建立人種進化的序列。其著作可以分為兩類,一是土俗學(即民族誌),二是臺灣歷史的相關著作,他寫作計畫有著清楚的歷史敘事架構,例如《臺灣在世界中的位置》就將臺灣放在世界史的格局中,以大陸/海洋民族的對立觀點,敘述臺灣不同人種彼此競爭消長的過程。陳偉智先生說,雖然現在已經不用進化論的角度看待人類歷史,但伊能嘉矩對臺灣的歷史分期架構被沿用至今,成為教科書的範本。除了歷史分期,伊能嘉矩對原住民族群的分類、原住民族群的分布圖等,也都被繼承下來。尤其是原住民的族群分類,例如泰雅族、阿美族等族群分類,後來透過政府的教育政策融入認知之中,甚至成為原住民族群身分認同的自我指稱。

陳偉智先生最後總結,不僅伊能嘉矩的研究成為臺灣認同與歷史重建的資源,伊能嘉矩本人也成為被研究的對象。誠如東華大學族群關係與文化學系李宜澤教授,在《伊能嘉矩──臺灣歷史民族誌的展開》之書評──〈殖民時空交錯下的台灣土俗學拓荒者與其思想遺產〉中認為,過去凝視臺灣的伊能嘉矩,時至今日反而成為被「凝視」的對象。我們不應只將他看作靜態的研究客體,而是讓自身也身處於臺灣研究的圖像之中,而必須不斷地與伊能嘉矩對話、追問伊能研究下所隱藏的暗流,共構出臺灣研究的新面貌。


本場講座影音紀錄,歡迎至Youtube觀賞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