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系列講座 / Nov. 2014>>臺灣研究先行者 / 島田謹二的臺灣經驗──「華麗島文學的體驗與解讀:談島田謹二的臺灣文學研究」講座側記

島田謹二的臺灣經驗──「華麗島文學的體驗與解讀:談島田謹二的臺灣文學研究」講座側記

島田謹二的臺灣經驗

文/黃薇(臺大歷史學系學生)

1125
左起為梅家玲教授、橋本恭子博士

「臺灣研究先行者」系列講座第二場在11月25日於誠品書店臺大店舉辦,本次講座由臺灣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梅家玲教授主持,邀請橋本恭子博士以「華麗島文學的體驗與解讀」為題,講述對臺灣文學留下重要紀錄的島田謹二其人在臺灣的生活、教育生涯和文學脈絡。

由於《島田謹二──華麗島文學的體驗與解讀》為「臺灣研究先行者」叢書之一,梅家玲教授開場時,便說明希望能藉此系列的出版,回顧那些默默耕耘、至今還未被學界重視的先行者的貢獻。島田謹二便是其中之一,他是臺灣文學研究領域重要的先行者。他曾擔任臺北帝國大學文政學部的講師,對臺灣文學有深厚研究、曾任教於臺大中國文學系的黃得時教授就是他的學生。

橋本恭子博士說,島田謹二在臺、日兩地的評價兩極。在日本,他是比較文學的巨擘,是一名熱情的教育家。在臺灣學者眼中,島田則是個不折不扣的殖民主義者。兩地對島田的認知差異不只如此,臺灣學界對其殖民主義嚴苛批判,卻低估了他對臺灣文學領域的貢獻被低估。日本雖有許多島田比較文學和軍國主義著作的研究,卻由於殖民地的敏感性而迴避不談臺灣時期的島田謹二。島田在臺灣的十六年光陰對其研究生涯有著重大意義,相關研究卻因種種原因付之闕如。橋本恭子博士期待能透過深度挖掘、書寫島田謹二多樣的面貌,弭平兩地對島田的認知差異。

島田謹二出生於1901年,一生橫跨明治到平成時期,他可說是經歷了二十世紀最為動盪的時代。中學時的島田謹二與當時的所有少年一樣,深深為擊敗俄國的日本海軍所吸引,種下了日後研究日本軍國主義和撰寫廣瀨武夫等海軍軍人傳記的動機。他沒有受到左派思潮的影響,而是迷上的唯美派的文學,更與唯美派代表人物佐藤春夫成為莫逆之交。島田從東北大學畢業後,其師土居光知推薦他到臺北帝國大學教授英語,於是他在1929年踏上臺灣,擔任西洋文學講座的講師一職。

在當時,殖民地大學因為學生少,加上充裕的研究、購書經費,非常適合鑽研學問,島田曾寫到能得到臺北帝大的教職「實在是幸運極了」。島田謹二對外國文學的研究大致可分為「法國派英國文學研究」和「比較文學史研究」,他在臺灣埋首鑽研法國派英國文學,而比較文學史則是從前者延伸而來。日本早在明治時期就有對英國文學史的研究,法國學者泰納(Hippolyte Adolphe Taine,1828-1893)的《英國文學史》對日本學界影響很大,後有日人仿效泰納寫作《日本文學史》、《支那文學史》。島田謹二也受到泰納的啟發,以泰納為研究對象,他對法國派英國文學研究的熱情,甚至影響了他的學生黃得時所著之《臺灣文學史》的寫作手法。

島田謹二從1935年開始對在臺日人的文學活動感到興趣,發表了多篇評論。《華麗島文學志》便是島田整理他所寫的文章,重新編輯成一本有系統的文學史著作。他在書中註明「因為種種原因,暫不討論本島人的文學作品」,只專注於在臺日人的文學創作,但之所以排除臺灣人的創作,可能是島田和臺灣人並無太多互動,與他內在的動機缺乏交集吧。不過預定於領臺五十周年發表的《華麗島文學志》,卻因為太平洋戰爭爆發未能出版,直到他去世兩年後才付梓出版。此書從西班牙、荷蘭殖民時期談起,對日本治理五十年間臺灣的文學發展、日人在臺的文藝活動有鉅細靡遺的描述,除了在文學研究上的成就外,更有史料的價值。

《華麗島文學志》的另一個重要性則是書中流露出日本文人對臺灣的歸屬意識。島田寫作此書時,日本已統治臺灣近半世紀之久,在臺灣居住的日人增多,也有從小在便在臺灣成長的第二代、第三代出生(也就是灣生),他們對臺灣開始產生感情。1930年代中葉,臺灣的日本人甚至對內地的日本人產生對抗的心態,開始將自己和內地的日本人區隔開來。島田謹二以「外地文學論」分析在臺日人文學中的「臺灣意識」,他借用法國南部普羅旺斯與中央文壇相互拮抗的概念,對島田而言,法國巴黎與南部的對立就如同日本東京與臺灣一般。

在太平洋戰爭爆發後,島田採取與時局保持距離的態度,他的授課態度並未順應當時高亢的軍國主義氣氛,一如往常。當時臺北高等學校的學生回憶,在那「高唱軍國調的黑色的時代,島田謹二老師的存在給我們帶來光明」。島田也在此時致力於發掘、編纂較不具知名度的女性詩人作品,諸如花浦みさを、石上露子等人,也在授課中講解她們的詩作。在臺灣人對島田謹二的評價中,唯有島田的學生一反壓倒性的批判聲浪,認為島田是一名充滿理想的教育者。

日本戰敗前不久,島田謹二被指派到香港管理大學中的藏書。橋本恭子博士說,島田滯留香港時期,最引人矚目是他在香港的秘密情人,這段不倫之戀雖隨著島田被遣返回日而告終,但島田在日後也藉由文學抒發他的戀慕,發表了多篇詩篇、短歌。這份情感也在島田為廣瀨武夫的評傳《在俄羅斯的廣瀨武夫》中,透過書寫軍神一段愛上敵國女子的情緣表露出來。

橋本恭子博士最後總結,《島田謹二》一書無法濃縮他九十二年多彩豐富的人生歷程,但主要目的為釐清臺灣時期的島田,以及在他背後所隱含的其他日本人的「臺灣經驗」。梅家玲教授則表示,選擇島田謹二作為「臺灣研究先行者」書系的一員,一方面是因為臺灣對他的不了解,二來是想呈現臺灣研究更開闊多元的樣貌。現在,臺灣研究開始重新思考在臺日人在歷史中的位置,以及他們所帶出來的新問題。雖然島田謹二的論述中不免帶有有殖民者的意識,但對他的理解能為當前臺灣文學研究提供新的脈絡與面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