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系列講座 / Dec.2014>>面對差異的哲學 / 激進的女性主義哲學家──伊瑞葛來 「性別差異:伊瑞葛來的女性主義哲學」講座側記

激進的女性主義哲學家──伊瑞葛來 「性別差異:伊瑞葛來的女性主義哲學」講座側記

激進的女性主義哲學家──伊瑞葛來

文╱貓拓

左起為林正弘教授、朱崇儀教授。

臺大出版中心於2014年12月舉辦了「面對差異的哲學」系列講座,第一場次的講題為「性別差異:伊瑞葛來的女性主義哲學」,主講人為《伊瑞葛來――堅持性別差異的哲學》作者、任教於國立中興大學外國語文學系的朱崇儀教授,主持人則為東吳大學哲學系的林正弘教授。林正弘教授同時也是「臺大哲學叢書」的主編,林正弘教授於開場時提到,關於伊瑞葛來的研究原屬於哲學的領域,但相關的研究卻是文學研究者做的比較多,所以他很樂於將朱崇儀教授的這部著作納入「臺大哲學叢書」。

伊瑞葛來出生於比利時,1960年代時前往法國進修,跟隨拉岡研究精神分析;後來她與拉岡決裂,繼而導致被迫離開學院、並失去了在學院中的職位。伊瑞葛來對於哲學中始終受到忽視的性別差異感到不滿,決心改革,於是在整個哲學領域中導入性別差異的概念。也因此,朱崇儀教授認為伊瑞葛來是法國當代最激進的女性主義哲學家。

從博士論文寫作時期就開始研究伊瑞葛來的朱崇儀老師指出,伊瑞葛來認為自柏拉圖以降的整個西方哲學始終漠視了性別差異的問題。長期以來,傳統的西方哲學受限於「同一」邏輯,認為只需要尋找出一個唯一的標準,女性便處在這樣唯一的標準之下;這是由於哲學界只承認單一主體,也就是男性主體,而女性則因為不符合男性主體所樹立的標準,因此不存在於西方的哲學之中,哲學也不願意去處理這個問題,女性始終都只是位階較低、有著瑕疵的複製品。導入性別差異,便是希望能讓我們用不同的眼光來看待女性的他者。

伊瑞葛來認為「女性是什麼?」不該由男性來決定。由佛洛伊德往前回溯,她看到了男性的哲學家與理論家,始終都將女性看成一個鏡中的倒影,而且是一個不完美的倒影,但女性並不是佛洛伊德所謂的「匱缺」。在整個西方哲學史裡面,關於主體的論述,基本上完全由男性所壟斷,女性只以一種隱喻的方式存在於其中。例如,柏拉圖用男性/女性來類比理想界/感官界(而感官界遠遜於理想界),亞里斯多德認為「女性只是一個空洞的容器」;到了笛卡兒也仍認為女性是不會思考的客體,康德提出女性是局限於經驗的存有物的論調,黑格爾則認為女性是受困於自然法則的人。重新思考西方哲學史,經歷過這一連串對女性否定的論述後,伊瑞葛來認為這正恰好可以暴露出陽性論述的盲點。

朱崇儀教授強調,伊瑞葛來認為哲學論述是建立其他論述的基礎(至少西方是如此),性別差異必須成為哲學論述中重要的一環,因此一再宣稱性別差異是最重要的差異,而這也是伊瑞葛來多年來堅持的主張。基於此,伊瑞葛來認為應該重新建立性別差異倫理,讓男女關係不再是主客關係,而是以主體對主體的方式來建立真正的關係;並重新理解愛的面向,愛自己,愛同性,愛異性,愛他者,讓愛發揮倫理中的潛能,還給性別差異應有的本體與倫理地位。

朱崇儀教授也指出,性別的差異往往反映在語言上,兩性在語言的使用上也有所差異,伊瑞葛來認為因為男女是以不同的方式自我表達、或與外界聯繫,從而塑造出有性別區分的語言系統。例如,男性通常習慣將自己當成單一的主詞,因此與他人的關係大多為發號施令、或是偏好「論及」他人與他物;女性則不同,她們傾向與人「交談」。朱崇儀教授在書中即說,「伊瑞葛來認為現存的主流語言模式規避性別差異,並不鼓勵真正的『對話』,特別是男性論述在語言使用上,一直偏向於『論及』他物,而非與他(她)人『交談』,流露出濃厚的自我中心傾向」(52頁)。
讀者詢問朱崇儀教授,為何伊瑞葛來是很激進的女性主義哲學家?朱崇儀教授回答,在伊瑞葛來之前從未有人有系統的去討論性別差異,使得性別差異在哲學中是始終被忽視的一個議題,伊瑞葛來則據此對整個西方哲學提出全面的質疑與檢討,這是她認為伊瑞葛來的激進之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