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系列講座 / Apr. 2015>>戲裡戲外:劇評與戲劇史 / 臺灣戲劇的過去、現在與未來──「演繹臺灣:談臺灣戲劇的發展歷程」講座側記

臺灣戲劇的過去、現在與未來──「演繹臺灣:談臺灣戲劇的發展歷程」講座側記

臺灣戲劇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文╱傅安沛(臺大戲劇系研究生)

0414
主講人林鶴宜教授

「演繹臺灣:談臺灣戲劇的發展歷程」為「戲裡戲外:劇評與戲劇史」系列講座的第一場,由臺灣大學戲劇系林鶴宜教授主講。林鶴宜老師在講座中以其著作《臺灣戲劇史(增訂版)》,向觀眾闡述「臺灣戲劇如何經歷歷史命運的刻痕與時代的鎔鑄,造就今日豐富多彩的面貌」,伴著愛看戲的觀眾,從戲裡走到戲外,藉著幕落之際、戲散之後的劇評與戲劇史,一覽臺灣戲劇的過去、現在、未來。

臺灣戲劇發展的每一階段,都與政權的更替息息相關。所有政權來到臺灣的第一步就是推行語言政策,因此,林鶴宜老師特別從語言切入,以觀察不同政權如何影響文化的發展和構成、進而形塑戲劇的樣貌。舉例而言,日據時期的歌仔戲能夠取代南管、北管,成為臺灣的盛行劇種,正是由於歌仔戲所使用的是當時臺灣常民的語言,一種漳州、泉州口音混合的「臺灣腔」閩南語;然而,在戰後國民政府長期推動國語運動之下,今天的舞臺劇卻幾乎不講閩南語了,甚至連明華園的兒童歌仔戲都必須以國語演出,來適應現今臺灣人的語言習慣。

林鶴宜老師將臺灣戲劇的發展以政權的更迭區分為五個階段:荷領到清前期(1624-1795)、清後期(1796-1894)、日據時期(1895-1944)、戰後(1945-1979)、1980年代以來(1980-2013)。在四個世紀的五個階段中,本土化戲劇輪番登場、各顯風情。林老師認為,若要了解臺灣不同階段的不同劇種,最好從觀察其流行情形、表演藝術入手,而現代戲劇又不能錯過重要作家與劇團;此外,在討論劇種時,劇目更是不容忽視的切入點。

劇目相當於劇種的發展成績單,一個劇種能夠成立、進而流行,其劇目必要累積到一定厚度與分量。以宋朝南戲為例,南戲後來之所以能夠與雜劇分庭抗禮,正是因為高明《琵琶記》的出現,以及《荊釵記》、《劉知遠白兔記》、《拜月亭》、《殺狗記》等傑出劇作接續推出所造就。林老師也特別在書中列舉布袋戲的籠底戲,以及北管戲、歌仔戲、職業新劇、客家戲等不同劇種的優秀劇目,藉著劇目帶領讀者遙想當時各劇種風靡全島的盛況。

林鶴宜老師更特別說明臺灣北管戲作為臺灣亂彈戲的意義。「亂彈」本來是清朝對崑劇以外其他劇種的統稱,臺灣的北管戲作為多聲腔劇種,以臺灣亂彈戲稱之是相當貼切。臺灣北管戲的某些扮仙戲唱崑腔,北管戲的新路唱的卻又是西皮二黃,這其實也是為什麼崑曲在臺灣備受歡迎,以及臺灣對京劇並不陌生的原因。原來在臺灣早期流行的北管戲中,早已隱隱含納了崑劇與京劇的元素。

此外,關於臺灣現代劇場的現象,林鶴宜老師指出,國外的小劇場是為了抵拒商業化而出現,而臺灣的小劇場是為了抵拒話劇而誕生,然而弔詭的是,為抵抗話劇而生的臺灣小劇場最後卻孕育出專業劇場。表演工作坊、屏風表演班、綠光劇團、果陀劇場最早都是小劇場,隨著劇團操作方式愈來愈成熟、實務經驗愈來愈豐富,逐漸演變成今天臺灣重要的專業劇場。
2000年開始,臺灣現代劇場吹起一陣都會風,甚至連一些標榜文學劇場的劇團也開始推出都會風格的演出,例如莎妹劇團的《羞昂App》,雖是為了開發觀眾、迎合票房的某種努力,但林老師認為,這類輕巧的劇作,已經跟原來小劇場所談的創新、實驗、反主流漸行漸遠,或許可以預示,未來將出現抵拒這種都會風商業劇場的戲劇出現。

談論歷史,即不可避免地被迫直接面對消逝、死亡。曾經在臺灣劇場演得轟轟烈烈的中國話劇、職業新劇與反共抗俄劇,如今消失無蹤;2000年之後,臺灣本地歌仔戲、傀儡戲、皮影戲、北管戲的許多全能藝師紛紛過世;閩南語戲劇在今天臺灣語言習慣下,似乎正一步步走向凋零。所有的人事物注定隨著時間成為過去,而消失不見。
「不過我是一個無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林鶴宜老師話鋒一轉地說,面對消逝,其實不需要太感痛心,因為這就是生命週期,而且所有成為過去的人事物必定會成為新枝枒的養分。以二分之一Q劇場為代表的小劇場戲曲,正是吸收傳統戲曲養分而成長茁壯的現代戲劇新類型。

林鶴宜老師最後強調,談論歷史,除了直面消逝,更不可忘記,要從歷史中找到消逝的原因,這才是歷史帶給我們最重要的意義。

◎「演繹臺灣:談臺灣戲劇的發展歷程」講座影音紀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