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系列講座 / Sep.2015>>如果《紅樓夢》有母姊會 / 歲月打磨的靈魂之光:「如果《紅樓夢》有母姊會──《大觀紅樓(母神卷)》新書講座」側記

歲月打磨的靈魂之光:「如果《紅樓夢》有母姊會──《大觀紅樓(母神卷)》新書講座」側記

歲月打磨的靈魂之光

文/柳雨青(臺大中國文學系研究生)

0919
歐麗娟老師帶領讀者共同關注《紅樓夢》裡,具有生命智慧的母性人物

由臺大出版中心主辦的「如果《紅樓夢》有母姊會──《大觀紅樓(母神卷)》新書講座」,首場於九月十九日在誠品信義店三樓Forum舉辦,主講人為臺大中文系歐麗娟教授。臺大MOOC計畫執行長葉丙成老師也來到現場擔任嘉賓,為新書講座引言。

《紅樓夢》作為一部偉大的小說,除了我們熟悉的青春與愛情之外,有哪些人物一直為讀者所忽略?又哪些深厚的寓意還值得我們去追問與索解?

在這個青春至上的時代裡,歐老師反以為,時間流逝並不代表年華逝去,對於渴望成長的心靈而言,時間也意味著學問與智慧的累積,因此她以《紅樓夢》中的一句話作為開場:「學問中便是正事,此刻於小事上用學問一提,那小事越發作高一層了。不拿學問提著,便都流入市俗去了。」這句話出自薛寶釵之口,也最為歐老師所賞愛,她說:「如果沒有學問,我們將永遠停留在人生的表層。」

透過這樣的目光,在歐老師的新書《大觀紅樓(母神卷)》中,她所關注的,不再是人們所津津樂道的少年男女,而是那些歷經時間淘洗而溫潤如玉的母性角色,她們以生命的智慧與母性之愛,守護著整座大觀園的宇宙秩序,沒有她們,將不可能有大觀園如此動人的青春故事。

歐老師引用了西方神話學、人類學中的「母神」概念,詮釋在《紅樓夢》中的母性角色。她以《紅樓夢》中的六位女性角色對應為六位母神,並以神界與俗界作為界分:

godess
在歐老師看來,《紅樓夢》事實上有著非常濃厚的母神崇拜意識,小說關於女媧的神話裡,女媧不僅煉石補天,也是創造萬物的救世之神,她在創立了宇宙秩序之後,將一切交給警幻仙姑,《紅樓夢》中警幻仙姑給予賈寶玉啟蒙和忠告,可視為「命運之神」,而這個重要的母神形象對應俗界,則體現在賈母、王夫人與元妃身上。這三位女性乃是賈府三代傳承的女性家長,在中國古代社會中,母親的身份尊貴無比,賈母與王夫人的地位與權力即來源於其族母的身份。而元妃雖為十二金釵之一,而因嫁入皇宮,在母權之外更被賦予皇權的力量,也正因為元妃背後的皇權恩賜,才有了這座「大觀園」。然而,賈府無法再培養出下一代的母神,元妃之後,這個世界逐漸走向崩壞,賈府混亂、不堪、群龍無首的狀態,在故事的最後由大地之母劉姥姥來拯救,恰如女媧補天救世。

在中國古代,對於一個男人而言,一生當中最重要的女性,無疑是他的母親。歐老師以王夫人為例,在《紅樓夢》的第二十五回中,寶玉與王熙鳳奄奄一息之際,賈母和王夫人請來兩位僧人道士,他們指點說,救寶玉、熙鳳的唯一方法,就是將通靈寶玉懸於臥室上檻,且須「將他二人安在一室之內,除親身妻母外,不可使陰人沖犯」。於是寶玉與熙鳳被安放於王夫人臥室內,由王夫人親身守著。在精神分析中,房子的意象作為人類精神的延伸,往往與母親相聯結,象徵著生命的根源,有趣的是,寶玉起死回生的關鍵,恰恰是在王夫人的臥室這一空間中完成,如同重回母親的子宮,完成一種「母體復歸」的再生儀式。

歐老師隨後舉了另一個例子,就是劉姥姥。《紅樓夢》第六回劉姥姥第一次進榮國府,她在賈璉女兒的睡覺之所等待王熙鳳,這個小嬰兒也就是後來劉姥姥拯救的巧姐兒。這段情節,亦如「母體復歸」的反向變形,劉姥姥進入巧姐兒的臥房,正是將這個臥房轉化為母性的空間,巧姐兒由此得到母性的蔭庇,從而建立了此二人未來救渡的關係。

再看《紅樓夢》第四十一回,劉姥姥醉臥怡紅院,襲人進屋,「只聞見酒屁臭氣,滿屋一瞧,只見劉姥姥扎手舞腳的仰臥在床上」,這裡顯然又是一個「母體復歸」的變形,將怡紅院轉化為母性的空間。劉姥姥是真正的大地之母,她來自農村,經歷過冰雪、飢餓與無數大自然的威脅,卻能夠以堅毅和勇敢,不斷尋求生命的出路,為家族對抗災難。

值得玩味的是,這裡還提到了身體的排汙現象,在巴赫金的詩學理論中,「髒物和污穢的糞尿形象是曖昧和雙重的,它們製造下賤,製造毀滅,同時又孕育新生,再創生命。」事實上,歐老師研究指出,大觀園的廁所位於沁芳溪的源頭附近,這巧妙的空間設計,或許告訴我們,潔淨恰恰是在抗拒污泥中誕生,如果我們希望擁有廣闊的心靈和成熟的智慧,那麼一定要穿過青春的門檻,去經歷真實人生中的雨雪和風霜。

靈魂並非與生俱來,而是需要努力需要塑造的。在講座的最後,歐老師引用聖艾修伯里所著《風沙星辰》中的一句話:「只有靈魂在黏土上吹一口氣,才能創造出人類。」在靈魂努力吹出的那一口氣中,吞嚥著多少時間的消磨、社會的打擊、粗糙而泥濘的現實的淹沒,靈魂是在這一切之後,還願意挺立在生活的淺灘之上,想要呼吸生命的清新氣息。「這些努力不是靠青春就可以支撐的,真正的靈魂的光耀需要在時間中散發出來。」

《紅樓夢》中的青春世界的確美豔如花,令人留戀,然而那終究是個脆弱易碎的世界,或許,曹雪芹以其隱微的筆觸,試圖告訴我們,人生只有經歷了歲月的淘洗、世事的挑戰與時間的沉澱,才有可能淬鍊出靈魂最深厚的光芒。

◎「如果《紅樓夢》有母姊會──《大觀紅樓(母神卷)》新書講座」講座影音紀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