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活動現場 / 2016臺北國際書展 / 種子百百種,到底有幾種?「科普種子學──從會走路的椰子到被絕育的基改豆」講座側記

種子百百種,到底有幾種?「科普種子學──從會走路的椰子到被絕育的基改豆」講座側記

種子百百種,到底有幾種?

文╱楊勝博(臺大臺灣文學研究所博士生)

s_1050217_books-169
郭華仁教授為讀者說明變化多端且有趣的種子學

本次演講是臺大出版中心《種子學》的新書講座,於2月17日假臺北世貿一館國立大學出版社展位舉行,由本書作者臺大農藝學系郭華仁名譽教授主講,和我們分享他多年研究種子的心得與研究成果。

千變萬化的種子

郭華仁教授首先感謝臺大出版中心,讓《種子學》能夠順利出版,也非常樂意在國際書展的講座上,向讀者介紹本書。郭教授表示,種子這一門學問其實非常有趣,各種植物的種子變化多端,有各自不同的形貌與樣態。
舉個例子來說,光是我們每天吃的米──水稻──的種子就有非常多的型態,不同品種的稻米,種子的外貌也非常不同。另外,豆類也是如此,每個品種的種子都大不相同,玉米也是有各類不同顏色的品種。目前世界上已知的植物,大約有25萬種,而這些植物的種子種類,也隨著品種不同而有各種樣態。由此可知,種子的世界其實是非常廣博深奧的。
我們會把龍眼、芒果、苦瓜、西瓜子、胡麻、黃豆都視為種子,但其實我們也把一些本身是果實,而不是種子的果實,像是小麥、葵瓜子、水稻、五月松、糙米等等,全部統稱為種子。有些植物會有很多的種子,那是因為那些植物的花苞內的子房有多個胚珠,所以等到成熟的時候就會產生很多種子,但是有些植物,像是芒果就只有一個胚珠,所以成熟後也只有一個種子。
有些植物的種子,有假種皮的構造。假種皮通常是珠柄或胎座部分因肥大而形成的一種膜質或肉質結構,包覆種子而成,通常假種皮的顏色都非常鮮艷,目的是要吸引動物食用,便於傳播種子。比方說苦瓜、肉豆蔻、山竹、榴槤、百香果、荔枝、龍眼、紅豆杉等植物的種子,也都具有假種皮的構造。其中,旅人蕉的假種皮的顏色,是相當罕見的藍色,非常漂亮。

離開媽媽的種子

接著,郭華仁教授開始介紹各種運用特殊方式傳播的種子。第一類是自主散播的種子,又可以分成兩種。第一種如非洲噴瓜,果實內部有種子和大量的漿汁,當內部壓力到達臨界點之後,漿汁和種子撐爆果皮並隨之噴出,最遠可達40-50公尺。第二種如芹葉牻牛兒苗,當空氣乾燥時縮成彈簧狀,濕潤時吸水並呈直線狀,其種子會隨大氣的乾濕變化而膨脹收縮,並藉此產生動能旋轉鑽入土中。臺灣的竹葉草也有同樣的能力,如果竹葉草鑽入牛皮之中,會引起牛隻的皮膚潰瘍。
第二類是藉由外力散播的種子,可以分成三種。第一種,是靠水力散播的種子,比方銀葉樹(果皮有氣室)、棋盤腳、椰子(果皮粗糙多纖維)等。第二種是有翅膀的種子,主要藉由風力傳播。如臺灣三角楓的分離翅果(有兩片分開、比種子本體長的翅膀)、馬尼拉欖仁(翅狀胞果,翅膀和種子本體大小相近)、穿山龍(單片翅膀的種子)等。另外還有東南亞的翅葫蘆,翅膀長度可達15-18公分。第三種則是動物傳播,可能透過鳥、蜥蜴、螞蟻、蝙蝠、牛羊的糞便傳播,也有如蒼耳(苔耳,又稱為羊帶來)這種附在動物毛皮上,四處散播種子的植物。比較特殊的例子,是透過魚類傳播。在南美的熱帶雨林,水漲起來的時候,魚可以吃到樹上的果子,植物種子也因此得以傳播。

有個性的種子

倫敦人在11月11日,會在胸口帶罌粟花,紀念陣亡將士紀念日。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伊珀爾一帶,也許因為遭受轟炸的關係,埋於土中的罌粟花種子重見天日發芽開花,紅色的花彷彿戰士流下的鮮血。日本福島核災後,當地突然就長出了許多鴨舌草,開著漂亮的藍色花朵,像是在為人們帶來希望。這兩個例子,其實都是因為種子發芽的容許範圍有限,直到達成發芽條件才發芽成長的例證。一旦土壤的溫度或是養分條件不足,這些種子會進入第二次的休眠(發芽範圍再度縮小)。
這些種子有兩個發芽機會:第一個是經過一段時間之後,等發芽的範圍變大就能發芽;第二個是等到溫度變得比較低的時候,也有機會發芽。除了溫度和發芽範圍之外,光線也會影響種子的發芽。研究發現,遠紅光(730nm)會抑制種子發芽,紅光(660nm)則會促進種子發芽,如果將種子以遠紅光和紅光交替照射,不管交替幾次,只要最後一次照射的光源是紅光,種子就會發芽。最後,依照這類特點,找到種子中的光敏素,也就是種子接受光信號決定是否發芽的關鍵要素。

被綁架的種子

自古以來種子都是公共財,1924年美國前副總統亨利‧瓦倫斯(Henry A. Wallace, 1988–1965)推出一代雜交品種的玉米種子之後,事情發生了改變。因為一代雜交品種的後代會分離,導致作物生長參差不齊,每次種植都必須和種子公司購買種子,之後洋蔥、甜菜、胡蘿蔔也推出了一代雜交品種,種子公司相繼成立,相關法規也逐漸建立,於是種子漸漸變成了公司的私有財產。世界知名的種子公司孟山都,1996年起開始收購其他種子公司,大公司不斷併吞小公司,直到2011年,十大種子公司收入佔種子總貿易額的75.3%,其中五大種子公司(孟山都、杜邦、先正達、拜耳、陶氏)收入就佔了總貿易額的53.4%。
有些種子公司,甚至開發具有終結者基因(terminator gene)的基因改造種子,讓農民無法留種使用。比如當販售黃豆種子前,噴灑某種藥劑,使得終結者種子失去解毒功能無法做種,該種子雖然可以食用或作為飼料,但無法再做為種子使用。這不僅導致種子市場被壟斷之外,也造成植物品種多樣性的缺乏。目前臺灣已經開始推動保種運動,藏種於農,保護種子品種的多樣性,避免環境巨變後種子無法適應的災難發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