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系列講座 / May 2016>>二十週年紀念選輯 / 小政府統治技術與大世界經濟的相遇──「大清帝國與《銀線》」講座側記

小政府統治技術與大世界經濟的相遇──「大清帝國與《銀線》」講座側記

小政府統治技術與大世界經濟的相遇

文/翁稷安(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博士後研究員)

_MG_9818
圖為講者之一,中研院史語所陳國棟老師

2016年為臺灣大學出版中心成立二十週年,在出版業面臨各式衝擊和困境的蕭條年代裡,一間專門出版學術書籍的大學出版社,能持續經營並不斷成長,實為可貴。為了紀念二十週年,臺大出版中心從歷年來出版的700多種圖書中,選出十本集合為「臺大出版中心二十週年紀念選輯」,並舉辦五場講座活動。

其中史學領域選擇了林滿紅教授的《銀線――十九世紀的世界與中國》和羅威廉教授的《中國最後的帝國――大清王朝》,這兩本以清朝為對象,同時具備宏觀視野的書籍。並於5月27日傍晚假聯經書房舉行講座活動,由臺大出版中心湯世鑄總編輯主持,邀請了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的陳國棟老師、李仁淵老師,分別為讀者導讀兩本作品。同時《銀線》一書的作者林滿紅教授,也以嘉賓的身份蒞臨會場。

湯總編輯特別於開場時,介紹臺大出版中心在這二十年間的轉變,讓出版中心不再只是大學的附庸單位,作者也不限臺大人,而是更廣闊地向學界徵詢專精著作。並確立以學術書籍為中心的專業出版路線,使學術書籍佔全體出版品項的六成七。為保持學術出版的水準,也建立起嚴謹的審查制度。雖以學術出版為志向,臺大出版中心並不自我封閉於象牙塔之中,反而更積極走出校園,舉辦書籍講座、參加各種書展,與不同領域、地區的讀者們有更多的互動。

銀線:十九世紀中國經濟與世界經濟的交會

陳國棟老師在導讀《銀線》一書時,指出該書以貨幣作為理解十九世紀中國的切入點。他提及自己當年在閱讀林教授的著作時,首次知曉咸豐時的侍郎王茂蔭,他也是在馬克思的《資本論》中唯一出現的中國人。當時王茂蔭屢次上奏,提醒朝廷發行紙幣時所該考慮的種種要件,但不為當局所重;突顯出清廷在貨幣問題上的侷限性。林教授利用二十年的時間,鑽研此議題,從經濟史的角度出發,進而結合學術史、思想史和政治史的視野,並進一步和世界史對話。當時在中國流通的銀元,完全仰賴來自中、南美洲的西班牙「佛頭銀」,使得中國無法避免掉和世界經濟間的連動關係。因此本書的時代斷限,設定在西元1808(嘉慶13年)至1856年(咸豐6年),不只呈現出中國經濟轉變的重要年份,同時也隱然呼應著世界經濟的轉折。中國貨幣體系對世界經濟的依賴,造成了清中葉以來「銀貴錢賤」的現象,並觸發一連串政經危機的序曲。陳教授另補充了自然天氣的因素,即出現於道光年間的全球降溫現象,進入所謂「無夏之年」,廣州甚至降雪,衝擊了農業,最後引發了洪楊之亂,重傷清廷的元氣。

從清史研究的三個重要轉向,闡釋清帝國的没落與衰亡

李仁淵老師對《大清帝國》的導讀,先自述了當年翻譯本書的機緣,本書為哈佛大學出版社於2007至2010年間出版的「帝制中國史」書系中的一部,由卜正民主編。相較於另一部知名的《劍橋中國史》,本系列由各冊作者獨立完成,呈現學者自身的研究見解。作者試圖跳脫傳統民族主義的論述,或者以西方為中心的「衝擊與回應」模式,融入上世紀70年代末至80年代以來對中國研究的轉變,以西方清史研究的三個重要轉向:社會史轉向、內亞轉向、歐亞轉向,重新看待清朝作為「帝國」的運作和本質。這些轉向對應著不同的解釋框架,拉長了觀察的時段,進入社會內部尋找歷史變動因。族群的議題也獲得重視,不再從漢人視野出發,而是重新省視清帝國少數統治的根本特質;並和同時期的其他帝國進行比較論述。本書強調統治力有限的清帝國在治理上的彈性,而這種彈性的消失,最終促成了清帝國的衰敗。

特別來賓林滿紅教授應湯總編輯之請發言,她指出經濟現象包括實體和貨幣經濟兩面,她的研究受業師王業鍵教授對全體經濟的描繪,並偏重貨幣面的影響。清廷是權力非常有限的政體,並不具備類似今日中央銀行的組織,無法有效對貨幣做出調控和管理,銀元受制於世界經濟,銅錢則只能適用於小範圍流通,造成經濟的困局和政治的不安。對比於產銀的日本,中、日發展大為不同,兩者的差異使軍事衝突成為必然,也牽動著臺灣的命運。這看似遙遠的議題,其實和當下的臺灣習習相關。

林教授的發言外,現場討論熱烈,主講者與聽眾間有許多相關的討論互動,然受限於時間,只能在意猶未盡中畫下句號。對清代歷史有興趣的讀者,或可進一步閱讀此二書。二十年對一間出版社來說,或許仍可視為初生之犢的階段,但學術的經典著作,必能不受時間所限,讓不同世代的人們反覆閱讀,從中獲得更多啟發。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