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系列講座 / Jun. 2016>>當歷史走出教科書 / 歷史教育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當歷史走出教科書:《像史家一般閱讀》書籍講座」側記

歷史教育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當歷史走出教科書:《像史家一般閱讀》書籍講座」側記

歷史教育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文/張容兒(臺大歷史學系)

20160622
左起為臺大歷史系宋家復老師、清大歷史所張元老師。

期末考季來臨,正當學生們陷入與教科書的苦戰中時,一場關於歷史、教科書、歷史教育的深度對話,也在寧靜的夜裡悄然展開。六月二十二日晚上,甫出版譯著《像史家一般閱讀》的臺大歷史系宋家復老師,與長年致力於歷史教育的清大歷史所榮譽退休教授張元老師,相聚金石堂城中店三樓,圍繞中學歷史教育開啟一場熱烈精彩的討論。

宋家復首先介紹原書的作者。原書主要作者Sam Wineburg教授其實是一名認知心理學家,重視實證研究。但他大學時代學習宗教研究的經驗,引導他對歷史教育產生興趣。從博士班開始至今,他持續以歷史教育作為研究對象,頻繁發表論文、參與論壇、出版專書,也受到許多矚目。任教於Stanford大學後,他建立團隊推廣中學歷史教學新方式,籌辦歷史教師的在職訓練,並在2011年出版Reading Like a Historian: Teaching Literacy in Middle and High School History Classrooms一書。該書以「美國史」為主題,分八章設計了八個歷史教案,猶如一個個「主題劇本」,提供歷史教師實用的教學參考。

宋家復強調,該書有重要的「三不」。首先,它不是直接的教科書,其預設讀者是中學歷史教師而非學生,因此它更接近於一本歷史教材教法手冊。其次,如同原作者反復澄清的,它無意讓所有讀者「成為」歷史學家,而只是「像史家一般閱讀」,是「like」而非「to be」。所謂史家般的閱讀,是一種探究性的、有判斷能力的、能解決問題的閱讀模式與習慣。最後,該書不可直接用於臺灣教學現場,因為臺灣與美國的文化背景和教育體制皆迥然不同,需要轉換的過程。宋家復也提到,他正與雙北地區的十幾位高中歷史老師們一起進行研究計畫,要用該書的模式設計新的、符合臺灣教學現場的教案。

「美國沒有全國統一的歷史課綱,在中學教育上從來沒有大一統過。」宋家復也補充介紹美國的中學教育制度,讓聽眾更能了解該書的出版背景。正因沒有統一的教科書,美國的出版社以資本市場競爭的模式經營,以客戶為尊,甚至針對各州客群設計教科書。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如《像史家一般閱讀》這樣非傳統、創新的教學模式才能被提出,更有開拓的市場可能性。

宋家復謙稱,自己並非好的譯者,該譯著只為引發讀者的閱讀興趣,進而去閱讀原著,希望能達到媒介的作用。此外,他也透露了該書的六大教學模式特點:強調探究史料、脈絡化、尋求輔證、去神話化的效果、提倡「打開」教科書以及歷史閱讀素養。具體細節,則需要用心的讀者們仔細閱讀,在書本中親自一探究竟。

接續宋家復對該書的介紹,張元進一步提出他對現今臺灣歷史教育的觀察與看法。在他的積極推動下,《清華歷史教學》期刊持續翻譯許多英國研究文章,引介英國歷史教育改革的訊息。受這些研究成果啟發,張元認為,歷史教育希望老師做到兩點,其一為說明歷史知識最基本的過程,即「我講的東西從何而來?」其二為清楚說明歷史學科的結構概念,即時序、變遷、因果、證據、解說與神入(empathy)。

事實上,這些歷史教育觀念在臺灣的推動已行之有年,那麼成效如何呢?答案卻是幾乎沒有。張元總結出三點原因,一為現行考試制度重視記憶,學生不需要歷史分析、了解因果、思考與書寫。二為沒有相關研究成果。臺灣幾乎沒有歷史教學刊物,也無人做此方面研究。《歷史月刊》已停刊,而《清華歷史教學》雖苦苦支撐,也已從半年刊變成兩年刊。三為沒有交流。儘管臺灣有一些好的中學歷史教師,但彼此之間沒有訊息往來。張元認為,這是受到美國強調學術研究,不重視教學研究的影響。「但如今美國人都開始改變了,臺灣又怎麼能原地踏步呢?」

張元進一步以中國史上的例子,說明歷史教學如何活用。他指出,《資治通鑑考異》討論材料的揀擇,是判斷歷史材料是否可信的第一本史書。這正是關注「歷史知識從何而來」的實踐例證。另外,八百年前朱子講《史記》的「太伯出走」故事時,不將重點放在評價誰對誰錯上,而是充分說明二者背後的考量。這亦是證據、神入、多元解釋的具體運用,與《像史家一般閱讀》所主張的證據、推測與論證過程,其實有異曲同工之妙。他強調,歷史教學必須改進,需要學生對歷史知識的論證與思考。只要對歷史有興趣的人,皆不妨一讀此書。

呼應張元的看法,宋家復也強調歷史學者與歷史教育是兩件事,歷史教育必須要有專門的研究者。最好能有跨學科的互動,包括歷史學、心理學、教育學、第一線教師等都參與其中,共同改進。針對張元所提出的,「該書中的一堂課是否如一個故事」的疑問,宋家復認為其中有三個故事。一個是過去究竟發生了何事,即在歷史知識建構下的前因後果。其次是針對這段歷史的歷代研究者的詮釋,這又是一個新的故事。最後則是教室內發生的故事,即教師編出如劇本般的教案,讓學生沉浸在課堂之中,如故事般跌宕起伏、柳暗花明。

圍繞歷史教育的主題,臺下觀眾們也提出了許多有趣的問題。譬如有讀者好奇歷史教學要如何處理意識形態的問題,宋家復以書中的「哥倫布日」為例,說明它不只是西方中心主義的產物,更是19世紀末美國新移民用來對抗已在此定居的本土人霸權的工具,反在特定時空下成為追求社會正義的武器。「展現歷史的複雜性,就足以對抗任何僵化的意識形態。」宋家復語重心長地說道。

此外,對於歷史如何讓學生獨立思考、避免成為教育體制的工具的疑問,張元認為歷史教育是提供學生參考,幫助學生了解如何思考、如何做選擇。而宋家復則強調,沒有一本書能解決所有問題,也沒有任何人、任何事物能完全「獨立存在」。他認為,「建立連結」遠比「獨立」更重要,我們應該討論的是「Interdependence」而非「Independence」,應當讓學生了解關係性的存在與真實。

「歷史學就是『與鬼神合其吉凶』」,宋家復用《易經·乾卦》的文句精準地總結道。鬼者,歸也,代表已經過去的。神者,伸也,代表向前伸展的未來。歷史學本身便是探討過去、現在、未來之間關係性存在的學問。他強調,真正的「獨立」必須是在關係性中間的獨立,在與人群、環境、世界的互動關係中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