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系列講座 / Dec. 2016>>歌仔戲「做活戲」 / 如何「做活戲」? 「做活戲、演好戲:歌仔戲與即興劇場」講座側記

如何「做活戲」? 「做活戲、演好戲:歌仔戲與即興劇場」講座側記

如何「做活戲」?

文/劉建志(臺大中文所博士生)

IMG_0018
圖為《東方即興劇場 歌仔戲「做活戲」》作者林鶴宜

臺灣大學戲劇學系教授林鶴宜於2016年推出學術著作《東方即興劇場:歌仔戲「做活戲」》上下兩冊,並於聯經書房舉辦兩場講座。在第一場講座談及歌仔戲「做活戲」的精神,並以此觀點重新解讀飽受歧視的歌仔戲。第二場講座則與講戲人呂瓊珷對談。本文聚焦於第一場講座中林鶴宜老師所談所論。林鶴宜老師提到,這兩本著作本是由傳統藝術中心的小型研究計畫起步,再以國科會的三個計畫接力,從2004年到2014年,長達十年的研究過程中,提出了研究歌仔戲適切的研究方式,即以「做活戲」的角度切入。

林鶴宜老師提到,在進行歌仔戲研究的田野調查中,察覺「做活戲」的重要性。對歌仔戲演員而言,做活戲的訓練,一方面是其演技的呈現,也是其演藝能力的開發。藉此可擴大歌仔戲演員的表演意識,更激發演員以多樣性的手段進行表演創造。因演員有其各自不同的習戲經驗、文化背景,在活戲的表演中,演員能拼貼自己擁有的文化資源,並藉由互相對戲的拋與接、樂師在後場的支援、以及觀眾即席的反應反饋,讓每場活戲表演都有其無可取代的獨特性。

歌仔戲中的野台戲,因用語俚俗、常脫稿演出,屢屢受到知識界的抨擊,並認為野台戲需要改良。不過,若從「做活戲」的角度來看,其俚俗不文反而充滿旺盛的民間生命力。這也能從宏觀的文類消長過程來觀察,在中國文學史歷代的文類盛衰中可以發現,當一種新文類從民間崛起、流行之後,往往會經文人雅化,成為案頭文學。在過度精緻化後,該文類也常面臨僵化、樣板化的危機。因此,林鶴宜認為,改良歌仔戲不能以「劇本戲劇」的角度來挑剔其俚俗不文、脫稿演出,而將「即興」、「不按劇本」視為亂演。反而應該重新思考其為何如此呈現?

在歌仔戲的表演中,做活戲需要三方配合才能完成:講戲人(有時身兼編劇、導演、舞台監督)、具備「腹內」的演員、能配合即興表演的後場樂師。此三方的個人風格也各有不同,在林鶴宜老師進行田野訪談與觀戲過程中,發現有些演員會以筆記記錄自己預想的唱詞、有些演員則仰賴臨場反應。演員與樂師的配合,也有許多型態,有些演員以手勢暗示所唱曲目,有些演員會先起幾個音,以便樂師伴奏。演員與後場樂師的關係十分密切,如林鶴宜所說,唱得好的,需要伴奏烘托幫襯。唱不好的,需要伴奏帶領掩護。諸如此類,正因為「做活戲」提供了一個廣闊的表演空間,講戲人、演員、樂師方能各憑本事,各顯其長。

然而,做活戲仰賴講戲人、演員與樂師的三方配合,如何養成人才,便是無從忽略的問題,此在其著作中皆有篇幅加以探討。以演員的養成過程為例,如何培養演員擁有豐富的「腹內」,便也是林鶴宜老師研究關注所在。一如演員的表演方式與習慣各異,演員的養成過程也具備各自的特色。林鶴宜老師提出一種「包裹式的學習」,可作為理解歌仔戲活戲演員養成過程的一種型態。歌仔戲演員常是經過耳濡目染來熟悉表演形式,演員在跑龍套中熟悉舞台程式、觀摩前輩如何演戲、即興。除此之外,也有許多演員會背下一整齣「教育劇目」,如《陳三五娘》、《三伯英台》等。一方面從背誦、理解劇目中豐富自我「腹內」,一方面也能在往後的表演中,從既定的唱詞換字即興。有些演員在表演過程中,會從韻廣的韻開始練習唱起。活戲演員因為尚未建立制式化的培養方式,因此,各劇團在培養人才時,也有許多因材施教的方法。不過,如何在學校教育中也能培養活戲人才,這也許是值得深思的問題。

林鶴宜老師在進行田野調查時,感受到時間的急迫性。做活戲的演員、講戲人,隨著年紀漸長,可能無法再演戲或講戲,甚至有些當時訪問的講戲人已經過世。活戲的活力某程度隨著老藝人的人才凋零而漸漸式微,因此,如何研究、運用、存史,便是研究者心繫的問題。林鶴宜老師希望以「做活戲」的角度重新評估當代歌仔戲研究的現況,亦即,將歌仔戲研究放在活戲的脈絡之中理解,企圖從中找到更貼切的詮釋角度。從舞台呈現、戲劇編排、到演員角色,也許都能以這個新角度看出嶄新的意義。例如,林鶴宜老師在記錄、整理各劇團的看家劇目時,是使用符合「活戲」精神的台數紀錄法,以研究方法配合研究對象。本書各章節的書寫也不忘貼近「活戲」的精神。例如,第四章談演員養成,與第五章談活戲的即興方法,第六章談樂師的人才養成與即興伴奏,第七章談表演的敘事特徵、敘事程式。在這些研究中,因為放在「活戲」的脈絡下理解、詮釋,也因此能發掘出許多活戲特有的生命力。而本書下編的用意,更是為了存史,留下幕表戲的吉光片羽。

《東方即興劇場歌仔戲「做活戲」》上編自序中提到:唯有找到「對」的觀看角度,才能看出藝術的內涵和獨有的價值。而不再以「藝文劇場」或「文學劇本」為唯一標準,將藝術方向選擇的不同,作為斷定高下的依據。而觀看角度改變之後,對歌仔戲的理解也將隨之改變,活戲與精緻劇種雖具有種種不同的特徵,在分眾中,自也吸引了不同的欣賞觀眾。但這正反映了台灣的戲劇現狀。野台戲豐沛的即興生命力與劇場中的精緻劇種能多元共生,傳統再造與現代的表現方式合體,使歌仔戲有時貼近民間生活,有時吸引藝文群眾,呈現百花齊放的姿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