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系列講座 / Dec. 2016>>歌仔戲「做活戲」 / 捕捉歌仔戲消逝的靈光──「做活戲的幕後推手:歌仔戲講戲人」講座側記

捕捉歌仔戲消逝的靈光──「做活戲的幕後推手:歌仔戲講戲人」講座側記

捕捉歌仔戲消逝的靈光

文/劉建志(臺大中文所博士生)

20161227
左起為《東方即興劇場 歌仔戲「做活戲」》作者林鶴宜、講戲人呂瓊珷

臺灣大學戲劇學系教授林鶴宜於2016年推出學術著作《東方即興劇場:歌仔戲「做活戲」》上下兩冊,並於聯經書房舉辦兩場講座。在第一場講座談及歌仔戲「做活戲」的精神,並以此重新解讀飽受歧視的歌仔戲。第二場講座則與講戲人呂瓊珷對談。在第一場講座中,林鶴宜老師已將做活戲的精神、表現形式、演員養成完整詮釋。為使聽眾對「做活戲」有更實際的認知,特別邀請講戲人呂瓊珷對談,從講戲人實際的講戲經驗中理解「做活戲」的箇中滋味。

做活戲的表演形式,乃是極致「演員中心」的劇場。因此,演員需要可以即興發揮的劇本骨幹,而這就有待講戲人引導、監督。講戲人的功能發揮到極致時,涵蓋等同於現代劇場的編劇、導演與舞台監督。林鶴宜在講座中引用《東方即興劇場:歌仔戲「做活戲」》的研究,認為講戲人編排一齣戲劇會經過以下步驟:

1.選擇題材
2.構想劇情骨幹
3.擬定「臺數」:安排場次及上場人物
4.分派角色
5.講戲
6.局部套戲和排戲
7.演出時「顧場」(即「監戲場」,一說「含戲齣」)

在經過這些步驟後,一齣戲的編劇工作才算是完成。此後加入演員的協商、套戲與即興,便是我們所看到的歌仔戲「做活戲」。

講戲人依照專長不同,也可分為不同類型。在林鶴宜老師的研究中,將當今著名的講戲人分為「傳遞型」、「導演型」和「編劇型」。「傳遞型」的講戲人僅僅交代劇目、場次,不太涉及導演與編劇的功用。在林鶴宜的田野訪談中,雖然「傳遞型」的講戲人個人風格與技巧各有不同,但講戲人在有限的時間內,將劇目傳達給全體演出人員,是其共同的主要職責。至於「導演型」講戲人,除了傳達劇目之外,還總攬角色分配與演法的職責。在林鶴宜老師的研究中,以「明華園天團」小生演員陳昭香、「陳美雲」歌劇團團長兼小生演員陳美雲、「明華園」編導陳勝國、臺中「國光」劇團的老生演員胡瓊珷為例,說明這些講戲人除了傳達劇目之外,也會一併傳達整體表演的概念,進而介入一齣戲該如何演出。「編劇型」 講戲人除了改造與傳遞既有劇目之外,更能利用改編習得的經驗與技巧來開發新劇目,這類講戲人也是最少的。本講座邀請到的講戲人呂瓊珷,便具備編寫新戲的能力。其編劇取材來源豐富,除了來自傳統戲曲、演義故事之外,更有來自新聞與生活的作品。如《金雞母》、《快樂的植物人》皆是。

呂瓊珷出身戲劇家族,在劇團耳濡目染之下,培養對戲劇的敏銳度。而後因父親過世,開始分擔講戲的工作。在其原本講戲的基礎之中,更進一步創作許多優秀的新作品,有些也成為國光劇團的代表劇作。在講座中,呂瓊珷提到,因在巡演時,常見到有些死忠劇迷捧場,為了讓這些死忠戲迷總是能看到新戲,因而開始想編創新戲。其取材天馬行空,重視「生活化、人性化、重實際」,有時僅從一個有趣的句子發想,使觀眾在觀看時容易得到共鳴。

上文曾提到,講戲人分為三種類型,呂瓊珷因兼具「導演」與「編劇」的能力,在講戲、編戲中,便會注意到戲劇實際的呈現效果。如《赤壁論文》一齣戲,因受限於劇團歌仔戲演員人數不多,可能無法支撐武打戲,而改成筆鋒上論輸贏。也因「國光」歌劇團的團員屬性,在編創某些劇目中顛覆歌仔戲生旦對戲的常態,而改為老生與小生對手。在講座中,呂瓊珷更實際以《楊家將》為例,說明自己如何思考這齣戲的整體呈現方式、意境營造、與人物性格塑造等面向,可見其實屬「兼才」。

呂瓊珷因身兼國立臺灣戲曲學院歌仔學系講師,在對談中,也分享其學校教育的經驗。林鶴宜老師藉此提問,「做活戲」教育是否有可能在學校教育中推行?呂瓊珷提到,在現行學校教育中的教戲課程,可能會教一些術語、手勢,但真正活戲的「腹內」,還是需要多磨練經驗,藉由與前輩一次次的對戲中學到功夫。在學校教育中,似乎比較難形成體系化的「做活戲」教育方式。如果人才培育不易,能夠「做活戲」的演員是否將會越來越少?「做活戲」這門藝術是否將漸漸式微?活戲是否將會只剩「存史」價值?這也是當今劇團與研究者心繫的問題。對此,呂瓊珷提到了「市場」的觀點,活戲會漸漸沒落,除了人才培養不易之外,也因市場萎縮造成「削價競爭」,而活戲戲路變少、營收降低,許多有腹內的演員便不願意再演出了。此外,外台環境少了一定觀眾的支持,演員反饋變少,也造成演員的演藝興致降低。這些消逝的劇場與觀眾,正如陳明章歌曲〈下午的一齣戲〉所唱:「下晡的陳三五娘,看戲的人攏無,看戲的人攏無。鑼鼓聲,聲聲起慶團圓,台跤無一聲好,台頂是攏全雨。」

最後,林鶴宜老師提到語言隔閡的問題。因年輕聽眾可能漸漸聽不懂臺語,而這個趨勢,亦可能造成傳統戲曲的危機。當今有些藝術劇團的表演,已是國、臺語混合,這一方面反映了當代台灣語言的現況,一方面也暗示傳統歌仔戲因接受群眾結構的改變,而漸漸式微呢?對此問題,參加講座的聽眾以中國的觀光為例,提出歌仔戲也許可與觀光結合,增加其曝光度。不過,面臨做活戲人才逐漸凋零、市場漸漸萎縮的現況,似乎也沒有完整的解套方式。也正因此,林鶴宜老師藉由研究介入,而企圖留下歌仔戲「做活戲」的吉光片羽,在迎向靈光消逝的年代,實屬難能可貴。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