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活動現場 / 2019台北國際書展 / 「依詩求證」與親身實見的文學跨界研究:「站在地景之上——談現地研究與古典文學的結合」講座側記

「依詩求證」與親身實見的文學跨界研究:「站在地景之上——談現地研究與古典文學的結合」講座側記

「依詩求證」與親身實見的文學跨界研究

文/劉建志(臺大中文系博士)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左起為中研院人社中心研究副技師廖泫銘、中山大學中文系特聘教授簡錦松

講題:站在地景之上——談現地研究與古典文學的結合
時間:2/17(日)15:00-16:30
主講:簡錦松(中山大學中文系特聘教授)
主持:廖泫銘(中研院人社中心研究副技師)
地點:臺北世貿一館展位C720

國立中山大學中文系特聘教授簡錦松於2018年9月推出學術著作《山川為證:東亞古典文學現地研究舉隅》,並於2019年臺北國際書展舉辦新書講座。該講座為中央研究院與臺灣大學出版中心系列講座之一,請來中央研究院人社中心研究副技師廖泫銘擔任講座主持人。廖泫銘提到,臺大哈佛燕京學術叢書為臺大與哈佛燕京學社合作,希望收納跨學術、跨領域的研究論著。本書獲選,不論就學術深度與跨領域的研究方法而言,皆是最佳選擇。因簡錦松教授以文學研究的方法與地理學現地研究結合,實是跨領域的創新研究。

現地研究中,地圖是不可或缺的資料。簡錦松教授提及,自己所做現地研究,許多地圖資料是廖泫銘提供的。雖然古今地名差異極大,但作者利用「明清方志、清光緒年間《清會典圖——輿地》、清末到民國間日本陸軍製作的《東亞輿地圖》、民國初年到民國三十年間測繪的地圖、1950年代美國陸軍製成的AMS China L500 Map Series」 等資料,再加上《高德地圖》、《百度地圖》等電子地圖,便可將古代圖籍資料重現於Google Earth Pro衛星地圖中。在具體研究地圖數位化的過程中,簡錦松教授也發現,在清光緒、宣統時期繪製的地圖,清朝雖然即將亡國,地圖繪製成果仍是十分精準,以這個例子告訴聽眾,做研究切勿有先入為主的刻板印象。

簡錦松教授另外介紹自己的著作《親身實見——杜甫詩與現地學》一書,這本書與《山川為證:東亞古典文學現地研究舉隅》是兄弟作,皆是現地研究的論文集。關於杜甫的現地研究內容收錄在《親身實見——杜甫詩與現地學》,其餘中國、韓國、越南的八個現地研究實例放在《山川為證:東亞古典文學現地研究舉隅》一書中。《山川為證:東亞古典文學現地研究舉隅》書中提出現地研究五步驟:一為熟讀原典詩文,二為文獻詳讀,三為地圖手作,四為現地考察,亦即原作品的現場比對,五為完成論文,公開可供複驗的GPS數據。 這五個步驟是簡錦松教授歷年來的工作經驗,在方法上公開,可供其他研究者參考、檢驗其學術研究成果。

至於作者為何開始從事「現地研究」?他提到自己是最早進入中國研究的臺灣學者,當初以十年的時間拍了許多中國地景照片。但這些照片在作研究時完全無效,因為無法知道照片中山川地景的確定位址,十年中拍攝的數萬張照片只能欣賞、或供課堂分享使用。從這個經驗中,簡錦松教授意識到現地研究的重點,就是知道「你在哪裡」,以GPS儀器便可紀錄自己拍攝時的定位。由此出發,開展了更宏大、更精緻的研究五個步驟範式,也使測繪地圖、精確定位、實地勘察這些跨領域的地理研究方式,成為文學研究方法的一環。

簡錦松教授提到,有人質疑現地研究的可行性,包括古今山川可能異動、詩人所寫內容誇大不實等。這些質疑在《山川為證:東亞古典文學現地研究舉隅》一書中,皆有細緻的舉證推論加以駁斥。此外,唐朝人作詩的基礎是「寫實」,而非憑空想像。因此現地研究方有其作用之處。作者在書中從《文心雕龍》的〈明詩〉與〈樂府〉篇談起,論證「寫實」是「古詩系統」詩篇的內在需求。因此,唐詩對「景物的寫實」與「事物的寫實」,便能提供現地研究許多證據,「依詩採證」與「熟讀原典詩文」的方法論也才能成立。簡錦松教授在講座中以許多實際的詩例為證,提出今人解讀錯誤之處:例如杜甫〈聞官軍收河南河北〉一詩中提到「即從巴峽穿巫峽」,其中「巴峽」、「巫峽」的定義,要從唐代的證據來看,經過作者現地研究的考察,與今人所認定的長江三峽範圍不同。此外,從天文星象來看,因星象運行的證據相對精確穩定,除了細微的歲差之外,並無明顯的變化。簡錦松教授以天文曆法推算杜甫實際寫詩的時刻,並推翻杜甫詩目前的編年系統,得到許多研究創獲。凡此種種,皆能看出作者「細讀原典」、「以詩為證」的扎實功夫。

關於唐詩的細讀,簡錦松教授於講座中朗讀李白〈將進酒〉、杜甫〈聞官軍收河南河北〉二詩,表現盛唐之音的恢廓氣象。並與李商隱〈錦瑟〉一詩吞吐哀怨的口吻對照,讓讀者明白盛唐詩與晚唐詩的聲量差異。更以〈金縷衣〉一詩的細讀為例,論析了唐代的婚嫁現象,也一併討論杜甫、元稹、李商隱與妻子相關的詩文,並指正當今解讀〈金縷衣〉「勸君莫惜金縷衣」一句的誤讀之處。凡此種種,皆是為了說明:「人」才是現地研究中最關鍵的一環。正如書中所述:「作者必定是正在言志的這個我,這個我在寫詩,等於是使用文字在對讀者說話,自然而然的,我會向讀者交代自己經由眼、耳、鼻、舌、身、意六識,所見、所聞、所知覺的事物;讀者也經由閱聽文字和聲音,領受作者所出示的內容。」

現地研究的五大步驟之一,便是熟讀原典原詩,不要任意相信後人的注釋、賞析。唯有實際了解當時的制度,並相信唐詩本身的表述,方能完成「依詩求證」此一環節。從「依詩求證」出發,進一步到現地的考察,往往可以得出可供複驗的GPS數據,並能確切了解古人詩中所指的「現地」究竟在何處。簡錦松教授在講座中以「大散關」一地為例,從陸游〈書憤〉提到的「鐵馬秋風大散關」、與(韓)李齊賢〈水調歌頭——過大散關〉為資料,比對詩、詞中所見與現地所見,再參酌錢仲聯注陸游詩的資料。經過反覆修正、檢驗、勘誤,發現錢仲聯注的謬誤之處,也推知了「大散關」的確切位址。而此確切位址,與今日兩處「大散關風景區」的標示皆不同,若只從〈清會典圖〉定位「大散關」也會產生問題。不僅在「大散關」的現地研究有這樣的發現,簡錦松教授也以現地研究的五個步驟考證了「敬亭山」、「八陣圖」的確切位址,與今日所標地點皆有不同,再次說明現地研究「依詩求證」的核心概念。

簡錦松教授在講座中也分享了現地研究的甘苦談,為了考察王維、韓愈、白居易、孫樵等詩人在秦嶺的活動範圍,作者親身造訪秦嶺五、六次以上,對所有道路都做了精細考察。現在的研究方向轉向於大運河,作者便考察了五年大運河河道,在現場考察定位的過程中,不僅遇到蚊蟲雜生的辛苦情況,也曾意外在鄉村看到已然作廢的大運河原河道。凡此種種,皆可看出「現地研究」方法的創新之處,已為文學研究開展了親身實見的可能性,從「山川為證」的實地體驗中,也能更深刻體會文人詩文中的所見所感。

在聽眾提問中,有聽眾問到為何研究中不用唐代的《元和郡縣圖》?既然研究的對象是唐朝詩人,使用唐代的圖應該比《清會典圖》更貼切?對此問題,簡錦松教授提到《元和郡縣圖》的圖已然佚失,而文字記載部分又過於寬泛。因此,在缺乏古地圖的狀況下,除了以《清會典圖》為基礎之外,如果要再往古代推論,便須輔以文人遊記的文字敘述,例如唐人李翱〈來南錄〉、北宋歐陽修〈于役志〉、宋元之際嚴光大〈祈請使行程記〉、明代楊士奇〈南歸紀行錄〉等記載。簡錦松教授將這些記載建立在衛星地圖中,製作許多文人專屬的旅遊路線,並能以此路線和作品文獻互相支援。

最後,簡錦松教授提到,本書是一本方法論的書,跟著書中提示的五個步驟便可操作現地研究。如果做不到五階段現地研究,做到第三階段,便已經是非常嚴謹的學術論文了。但他認為,將他研究經由GIS平臺分享,免費提供給大眾使用,使現地研究成為文學學門的一種研究方法,並禁得起科學的重複檢驗,才是他希望此研究達成的重要成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