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活動現場 / STS:一門新學術與實踐的緣起、建構,與介入臺灣 / 「S T S:一門新學術與實踐的緣起、建構,與介入臺灣」 講座側記

「S T S:一門新學術與實踐的緣起、建構,與介入臺灣」 講座側記

「S T S:一門新學術與實踐的緣起、建構,與介入臺灣」 講座側記

文/陳毅澂(臺灣大學翻譯所研究生)

0515
左起為陽明大學枓技與社會研究所特聘教授傅大為、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雷祥麟、臺灣大學地理環境資源學系助理教授洪廣冀

講題:STS:一門新學術與實踐的緣起、建構,與介入臺灣
時間:5月15日(週三)晚上7:30至9點
地點:誠品書店臺大店3樓藝文閣樓
主講:傅大為(陽明大學枓技與社會研究所特聘教授)
主持:雷祥麟(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與談:洪廣冀(臺灣大學地理環境資源學系助理教授)

臺大出版中心於五月十五日在誠品書店臺大店舉辦《STS的緣起與多重建構》新書講座,邀請作者陽明大學特聘教授傅大為老師主講,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雷祥麟老師擔任主持人,並由臺灣大學地理環境資源學系助理教授洪廣冀老師與談。

雷祥麟老師一開始先簡介《科學革命的結構》一書的重要性以及STS(science and technology studies)如何探討科學發展。傅大為老師不僅是《科學革命的結構》的譯者,更是在臺灣推動科學史及STS的要角。

洪廣冀老師談到自己的求學生涯中,因緣際會接觸到STS在臺灣的發展。洪老師認為《STS的緣起與多重建構》這本書中反對傳統的系譜概念,從社會人類學、哲學等領域重新建構STS的發展面貌,這種想法其實跟今日對於演化論的發展的省思有相似之處。在書中也可以看到,不同領域的學者如何在當時的時代背景下,突破傳統的界線。洪老師分享自己的親身經驗,在臺灣習慣將學生分類,並根據這種類別決定每個人的出路為何,但洪老師認為與其先決定範疇為何,不如先決定關係,並從關係的交錯中產生出新的範疇。最後洪老師提問,詢問傅老師究竟《STS的緣起與多重建構》為何採用巴別塔的繪畫為封面?

演講一開始,傅老師先分享自己與孔恩(Kuhn)的淵源,除了翻譯孔恩的重量級著作《科學革命的結構》,也自稱為「孔恩主義者」。後來接觸到STS,以為孔恩與STS一脈相傳,之後才發覺孔恩對STS持保留態度,《STS的緣起與多重建構》這本書就是要解開這個謎題。

STS的起源

約從七○年代開始,學界開始研究科技與社會的關係,以及如何實踐這層關係,這就是STS的起源。STS的俗民史由兩條線交織而成,一條是哲學的概念──「邏輯實證論」,後來孔恩的《科學革命的結構》取代了邏輯實證論;另外一條線則是莫頓(Merton)針對科學機構研究的科學社會學,認為科學家尊崇的「規範」(norm)是推動科學發展的重要因素,不過後來也為《科學革命的結構》所取代。綜合以上兩條線,一般認為《科學革命的結構》促成了STS的發展。

但是傅老師在書中用了不少篇幅說明在STS的發展中,許多重要論點其實並非來自《科學革命的結構》,而是其他學者的觀點。如何將孔恩從STS的神壇上請下來?老師在書中重新描繪了STS/SSK(科學知識的社會學)的緣起與新系譜圖。若將SSK的學者,以其受影響的關係繪成網絡圖,會發現孔恩並非關鍵角色。

STS的興起從哲學獲益良多,許多學者深受維根斯坦(Wittgenstein)影響。維根斯坦曾擔任過小學老師,在其後期的哲學中,可以找到他在教導小學生數學的過程中所獲得的啟發。教導小學生數列的概念時,在探討「2、4、6、8、10……」這樣的數列時,若問下一個數字是什麼,有些小學生會從迥異於一般想像的規則,提出出人意料的答案。因此若是再加上新規則,以新規則來詮釋規則只會製造更多新的規則。維根斯坦認為,我們都活在社會文化的約定俗成當中,不遵守規則會帶來代價,因此科學當中其實帶有社會性,這為STS帶來靈感。

STS的另一條緣起是社會人類學。當時大英帝國正漸漸式微,英國人類學家開始思考如何公平且對稱地比較歐洲科學文明與部落醫療文化。人類學家受到涂爾幹(Durkheim)及牟斯(Mauss)影響,重視知識分類與社會分類及二者的關係。六○、七○年代,巫醫是歐美哲學家及人類學家最喜歡討論的題材之一,巫醫透過帶領儀式及過程來助人恢復健康,雖然有人認為巫醫利用鬼神或祖靈來醫治人們是迷信,但是,若將這種醫療行為跟科學相對比,會發現其實兩者是平行的。另外從污染與禁忌的觀點來看,歐洲及非洲其實也有許多相似之處。

STS的最後一條緣起是科技史。七○年代正值科學社會史的新發展,STS的興起剛好與之配合,兩者彼此支援,並且逐漸超越了冷戰時代以來,內在史與外在史的意識型態區分。從十七世紀近代科學實驗的形構、十九世紀地質學爭議、二十世紀高能物理學的建構史、洲際飛彈導航系統的建構史、到長達四十年的重力波的歷史社會學,都採納了許多STS的概念與觀點。

傅老師接著介紹了STS的科學史研究經典《利維坦與空氣泵浦》,書中提到波義耳所做的實驗與當時的時代氛圍有緊密關聯。另外一本《重力波的幽靈》介紹重力波的發展歷史,重力波一開始不被人接受,到後來發現者獲得諾貝爾獎,讓人想探問:科學家在追求的究竟是真實抑或是幻影。老師最後提及STS在六○年代末曾參與英國「科學的社會責任學會」。八○年代,許多STS學者與科學史家反對美國雷根星戰計畫下的軍火科學,是SSK當時的「新當代批判意識」。

至於STS如何維持整合?老師在書中的討論以書評為基礎,這些對彼此著作的書評具有禮物的效果,進而在各個學者之間組成了綿密的網路。在這樣的網路當中,孔恩其實跟STS學者沒有太多交集。

STS與孔恩的分離

傅老師認為,將STS與孔恩分離有兩個好處:首先,讓我們看到科技更廣泛地融入社會中的各個面向。不只對稱對待成功與失敗的科學,還要認真對待軍火科學、部落原住民的知識理論、超心理學的知識、正在進行中的可能的(偽)科學革命,並對稱而公平的進行跨文化的知識比較(例如中國古代科學及西方科學)。

第二,讓我們認真對待科技與社會之間可能的交鋒、爭議、利益建構,但也不失去科技的「專業性」。STS能夠介入社會的科技爭議及其運動,甚至選邊站,卻(而)不會造成衝突。

STS在臺灣

STS具有跨學科的特性,除了知識社會學外,與哲學、歷史、人類學等學門都有合作的可能。另外在臺灣,STS與性別研究也有密切的關係。不過STS發散到各個領域,卻沒有核心的理論,來自不同領域的學者在STS領域交換完觀點後,就沒有更深入的探討,讓STS領域變成只是學者的交易圈(trading zone)。老師認為在臺灣,很多人樂於做許多個案研究,卻與STS的理論脫節。最後老師對於科技的正義倫理批判有所保留,老師認為應該要再加上STS的理論架構,才能有較為周全的觀點。

Q&A

聽眾提問:在將孔恩從STS分離的情況下,要怎麼看待不同文化間知識交流的問題?
老師認為這個情況有點像英國人類學家看待部落的觀點,這種醫療行為有其合理性存在,巫醫所處理的多是精神疾病的問題。我們不應先入為主認為部落就是錯的,因為不同文化都帶有其各自的合理性,所以我們應該要採取較對稱而公平的觀點,在不同文化交流時,有時是各取所需,有時是帝國主義的介入。至於中國的例子則比較像交流而非帝國主義的運作。以STS的角度分析,可從宏觀的角度納入權力等因素,然這種觀點僅靠孔恩的思想並不足以解決。

聽眾提問:在談科學對社會的影響必然牽涉到對價值的判定,STS來自西方,許多觀點都在西方的脈絡下討論。回到東方,許多價值跟西方不同,對科學本身的想法也不同。如此一來,要如何抗衡,要如何把西方的學說搬到東方來?當中的調和為何?

老師認為要分析的問題是,STS是在什麼樣的環境下產生這些觀點?STS本身也是被分析的對象。回到臺灣,我們所採用的價值、做法是在什麼樣的社會條件下產生,而,這個價值、做法又跟西方的社會條件有何不同?這兩群不同的社會條件可以彼此對話,其中各自有不同的權威跟自由,愈是分析就愈會發現其中可以有許多的對話產生。

聽眾提問:老師剛剛提到交易圈的概念,想請問傅老師認為STS為何對於不同學門的學者會有這樣的吸引力?近期一些學者反省臺灣的社會學是美國輸出進步思維的管道,STS是否也具有類似的色彩?

老師認為,交易圈的特性是分享一種粗糙的共通語言,至於各自出身為何重要性不大。老師希望STS不只是交易圈,不只是學者找到答案後就離開的領域,例如未來AI崛起,研究的問題可能又從STS中找答案,答案找到後就又離開STS領域。老師認為臺灣學界習慣消費國外的理論,卻忽略自身累積。

聽眾提問:維根斯坦的思想究竟如何能引導STS做出貢獻?

老師認為,孔恩確實也受到維根斯坦影響,但跟STS受到的影響是不同的。STS直接從維根斯坦身上取得哲學的靈感,比如追尋規則等議題。不過到了今天,隨著STS自身發展成熟,STS領域中維根斯坦的重要性已經不如以往。

最後老師解答為何《STS的緣起與多重建構》要以巴別塔為封面。老師認為巴別塔所建構的事物有兩種可能:一為科技,科技可以達成許多事情,但也造成許多問題;另外一個可能性是:巴別塔就是STS,在STS的發展過程中,有過幾次激烈的辯論,這張圖的另外一層意義即是,到底STS的目的為何?是

老師最後分享研究科學發展有時會帶來「橫看成嶺側成峰」的體悟,即使接觸STS已有十多年,在書寫《STS的緣起與多重建構》的過程中還是發覺STS的廣闊超乎想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