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2020 Jul.記憶與我們的歷史 / 後殖民的框架中的臺灣──「帝國的時空情感描圖」講座側記

後殖民的框架中的臺灣──「帝國的時空情感描圖」講座側記

後殖民的框架中的臺灣

左起為臺灣文學館館長蘇碩斌、中研院文哲所研究員李育霖、成功大學臺灣文學系副教授李承機

文╱陽智寧(臺師大臺史所研究生)

主講:李承機(成功大學臺灣文學系副教授)、蘇碩斌(國立臺灣文學館館長)
主持:李育霖(中研院文哲所研究員)
時間:7月25日(六)14:30-16:00
地點:誠品R79中山地下書街FORUM

「當臺灣人是塑膠做的喔?」是現今臺灣熱門的網路用語,但你能想像同樣的概念也可套用在100年前日治時期的臺灣人上嗎?2020年7月25日「帝國的時空情感描圖」講座中,李承機、李育霖與蘇碩斌老師就要從不同的角度,向各位介紹殖民時代的臺灣人就竟在想什麼?而活在當代的我們,又可以從什麼樣的前提與角度來觀察過去的臺灣人,以及日治時期臺灣錯綜複雜的歷史文化。

1990年代的臺灣因逐漸步入民主化的路程,回顧過去歷史的新機會也隨之而來。當時除了國民黨的專制統治外,對於日治時期重新予以歷史評價,也是此時期重要的改變。在這新社會氛圍之影響下,1990年代的歷史學者多承襲二次世界大戰後,各國去殖民化的經驗,將臺灣放在後殖民的框架中,形成臺灣的「後殖民計畫」。

不過臺灣的後殖民計畫,因為臺灣特殊的歷史背景而產生了兩種特色。首先,當國際社會專注於後殖民工程時,臺灣因為國民黨的專制統治而難以即時展開,使得臺灣的後殖民計畫成為遲來且未完成的計畫。再加上後殖民計畫,具有對「帝國」的批判與反省,而歷經多個帝國統治的臺灣,因留有這些帝國層層堆疊下來的痕跡,讓後殖民計畫的進行變得更加複雜,甚至可難以永遠不會有結束的一天

那麼,為了進行臺灣後殖民計畫,我們可能會問到:對於臺灣社會與臺灣人來說,帝國究竟是什麼?事實上,比起知名的羅馬與大英帝國,清帝國、日本帝國,甚至是美帝國主義,對於臺灣的影響更加深遠。特別是1945年日本帝國戰敗,中華帝國與美帝國主義則隨之進入臺灣,並以中國化運動作為去殖民的主要手段,使今日臺灣的後殖民計畫,必須同時處理,對日本帝國主義的去殖民、以及中華帝國的國民政府以中國化來去殖民──此兩個混和在一起的問題。此時,就必須彌補1990年代以前所缺乏的視角,來重新閱讀臺灣歷史經驗與文化現象。

而當1990年代,臺灣出現並開始著手進行後殖民計畫時,正好是三位講者老師步上研究之路的時代。在這波浪潮的影響下,三位老師或前往日本留學,或在各種學術活動中認識各國的研究者,並在這樣的經驗下發現,除了英語外,日語也是東亞及亞洲歷史學界內相當通用的語言。也就是說日本統治的經驗,在臺灣形成了帝國的連結,連接著臺灣人、韓國人、乃至於相關學者,與日本的關係。而這樣的連結甚至持續至後代,例如老一輩的臺灣人在為孩子命名時,經常取臺、日甚至韓文可通的名字;有些臺灣人與韓國人聊天時,也是以日文為主要溝通語言。即便在日本時代結束後,透過帝國形成的人際、社會、區域關係仍然保留了相當濃厚的帝國色彩,這些色彩仍然體現在臺灣的日常生活中。

從上述的例子我們可以發現,在現今的臺灣社會中,因為過去的歷史脈絡,讓包含日本在內的帝國,是可以被看見、可視化的現象,並表現在我們的生活當中。不過雖然有這麼多帝國的記憶,存在於臺灣這塊被殖民地中,但過去在討論「帝國」時,往往是從帝國的視角出發,反而較少自被殖民者──臺灣的角度觀察帝國,也就是說我們很難深入探討,臺灣人究竟是如何看待這些在臺灣留下許多堆疊在一起的帝國記憶。

這種僅從帝國的角度分析帝國行為的方法,若再加上民族主義的意識、試圖從民族、種族或共同體來區別臺灣人與帝國之間的關係,便很容易落入「支配vs.被支配的」二元對立中。但事實上日治時期的臺灣,殖民者與被殖民者;日本人與臺灣人的關係與認同,並非有一條明顯的界線來區別彼此,反而存在著許多身分認同混雜在一起的狀況。

就是因為臺灣人不是塑膠做的,所以僅從帝國或二元對立的視角來觀察臺灣人是不夠的。每個臺灣人作為獨立的個體,擁有自己的想法與個性,他們的活動也會反射出當代臺灣的社會風貌。日治時代下的臺灣人當然也是如此,有的臺灣人選擇批判殖民統治,也有臺灣人穿著傳統漢人服飾參與日本統治帶來的新活動,每個臺灣人都根據自身經驗,過著平凡卻獨特的生活。為了更加深入地分析日治時代帝國統治下的臺灣,我們必須注意臺灣人的活動軌跡,因此李承機、李育霖與蘇碩斌老師嘗試將「可以被看見的」日本帝國,以描圖的概念來觀察日本殖民統治系的臺灣。所謂的描圖指的是,在圖形化與視覺化的帝國統治下,被殖民者會參照、挪用、拓印出殖民者帶來的語言、文化、知識乃至於生活習慣,並呈現出特定的排列與配置方式,再進一步影響到人們的想法與認知。

比如說,戰前有些臺灣人會模仿日本人的行為,甚至想辦法變得比日本人更加「日本」。在這「變得比日本人更日本」的過程內,就充滿著被殖民者參照、挪用、拓印殖民者的痕跡。但是在這過程中,許多臺灣人也會對自己的身份認同──殖民地的臺灣人──產生很大的衝突與苦痛,乃至於出現對人生目標的懷疑與疑惑。也就是說,因為被殖民者參照、挪用、拓印殖民者資訊的過程,會影響到人們的想法與認知,並再次反射、表現出來,因此這比被殖民者「複製」殖民者的行為來的更加複雜,因此李承機、李育霖與蘇碩斌老師將其稱為「描圖」,並希望透過《帝國在臺灣:殖民地臺灣的時空、知識與情感》一書,從臺灣社會、知識文化與藝術活動等多個面向,來討論身處不同背景環境的臺灣人們,究竟在日治時期產生了何種「描圖」,而他們的「描圖」又具有什麼樣的意義。

1990年代在臺灣展開的後殖民計畫,強調了從不同視角觀察臺灣歷史的必要性與重要性,但這個計畫同時也因為臺灣特殊的歷史背景,成為遲來且未完成的工程。親身體驗此過程成的三位老師深受啟發,因而再次於2010年代提出以「描圖」的概念,重新回顧日治時期下的殖民地臺灣人之活動與情感。由於現今的臺灣社會,仍存在著許多族群、文化與國際社會之問題,因此對老師們來說,在新的時代背景下,將發想轉換為研究成果並加以出版成冊的動力,就是希望透過歷史研究從而讓社會了解臺灣過去的故事,並由此達到精神上的豁達與社會上的和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