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系列講座 / 2020 Aug.-Sep.心理、情緒與行為 / 「生物演化長河中的音樂功能」講座側記

「生物演化長河中的音樂功能」講座側記

「生物演化長河中的音樂功能」講座側記

文/洪麗崴

(左起為臺灣大學音樂所副教授蔡振家、東海大學通識中心助理教授李承宗)

講題:生物演化長河中的音樂功能
主講:蔡振家(臺灣大學音樂所副教授)
主持:李承宗(東海大學通識中心助理教授)
時間:8月22日(六)14:30-16:00
地點:誠品R79中山地下書街FORUM

音樂活動在生物演化與人類文明發展中,占有什麼一席之地?科學家正在逐步解答這些謎題,而鳥類、鯨豚、長臂猿、狼,也成了重要的研究對象。結合演化生物學與神經科學的觀點,我們可以發現音樂在人際情感鍵結上的多元功能與應用,聆聽音樂降低焦慮與疼痛感的原理,同樣也能在腦中找到答案。

前言

演化生物學較少被使用於音樂研究中,但從這個學科著手,或能幫助我們從更宏觀的角度觀察。宇宙也是藉由演化而來,如宇宙大霹靂,人類藉此而誕生、生存。從人類的生存這個議題談論起,不可否認,宇宙為人類生存的基本要件,那藝術呢?藝術與休閒是否為人類生存之必要條件?又在人類出現於地球之前,其他動物是否已有藝術活動?這次的講座擬討論音樂的功能,藉此思考藝術的起源。

音樂的功能

娛樂

蔡振家教授首先播放一部男子向一對鸚鵡彈唱吉他的影片,影片中可見鸚鵡隨著男子的歌聲與吉他的節奏搖擺、點頭、甚至展開頭冠,並試圖拉攏同伴一起「享受」,可見音樂娛樂的功用。

求偶

因音樂有一定的娛樂效果,此娛樂效果有助於交際,亦能用於求偶、討異性歡欣。在一段長尾嬌鶲(又名長尾侏儒鳥)求偶的影片,可見雄鳥會成群結隊(兩隻以上)的跳舞,以博取雌鳥的賞識。達爾文認為動物的藝術起源於求偶,但他原先認同的天擇說卻無法應用於孔雀這類物種上,因雄孔雀華麗的尾巴對於求生毫無助益,還有黏附寄生蟲等壞處,應較難留下後代。直到十年後,他才以「性擇」(Sexual Selection)理論解決此疑問。性擇理論認為較性感的雄性能留下後代,此與雄性之間的競爭和雌性的審美有極大的關係。根據統計,如果雄孔雀雀屏上的眼睛少於130個,雌孔雀受吸引的程度會大幅降低,難有機會順利交配。

此狀況又牽涉到「好基因假說」(Good Genes Hypothesis),即藝術表現反映了基因品質。從斑點夜鶇(spotted nightingale-thrush)雄鳥求偶時發出的鳴叫聲可知,雌鳥較喜愛聽快速的顫音,鳥類喜歡聽顫音的行為可能與其對時間的敏感度有關,因其神經細胞連接相對較短,能更快速的傳遞。李承宗教授補充,鳥類的身體較小、心跳較快、壽命較短、時間感也會比人類快很多,對時間細微變化的掌控較好,較易感受到顫音中音樂的波動。為什麼心跳較快會使時間敏感度增加?正如人在演奏時因為緊張、心跳加速、時間感變快,演奏的速度可能變快卻不自覺。

代替打鬥、象徵地位或力量

音樂也可以象徵雄性的地位與力量,宣示領地主權。因為藉由歌曲可以反映鳥的健康狀況,在競爭地盤時,歌曲可用來估計敵我形勢。作曲家Olivier Messiaen曾指出,鳥類多數的衝突是用歌曲競賽來解決的。反觀人類在使用藝術象徵性的例子上,春秋時代以青銅器做成的鐘,能夠象徵貴族的地位或國家的國力,因須具備足夠的資源與技術,才能做成這類的鐘。

另外,大翅鯨在評判哪隻雄性地位較高時,是以哪隻雄性的歌曲較「流行」為依。大翅鯨每年會有不同的流行歌曲。在繁殖季開始之初,牠們會先複習去年最後一首流行歌,再各自改編。評斷哪首歌較好的方式,即是依據哪首歌較流行、傳唱度較高決定。

增進夫妻情感、照料嬰兒

鳥類結為夫妻後,當有其他鳥類靠近時,會藉由二重唱宣示其團結一致、捍衛家園的決心,亦呼應前述以音樂代替打鬥的力量。不過日常生活中,鳥類也會進行二重唱,主要是為增進夫妻情感。鳥類的二重唱亦有合唱的觀念,藉由雄鳥與雌鳥的輪唱,兩隻鳥的旋律相互呼應、接連。若僅聽聲音,甚至會有一隻鳥演唱完全曲的錯覺。這種領唱與答唱的方式,是認可彼此關係的表現。除了鳥類,長臂猿也很擅長二重唱,起床後常會進行二重唱以宣告地盤所有權。有趣的是,這類二重唱的行為,僅適用於一夫一妻制的動物。

世界上所有的文化都有搖籃曲,這是因為所有的人類說實在都是「早產兒」,急需母親的照顧與安慰。從一段哈士奇向人類嬰兒發出類似搖籃曲鳴叫的影片,我們或許可以猜測哈士奇是以照顧自身幼兒的方式在照顧此嬰兒。所有哺乳類動物都有照顧幼兒的天性,因哺乳類的幼兒須經過較長的照顧期才能長大。哺乳類動物有時甚至會收養跨物種的動物。要有這種天性的前提,是能辨識該幼兒是一個需要被照顧的個體,此又稱為Cuteness facts,如幼兒頭大身體小的可愛模樣會引起哺乳類想照顧他的天性,繼而產生陪伴、安撫的行為。

結盟、凝聚社群(強化歸屬感)與群獵與戰鬥、集體勞動(如拉縴歌)

狼嚎在打獵前會特別頻繁,此或為協調各個成員的行動,包含戰略方式、地位等,用以傳達複雜的訊息。當狩獵成功時,狼群也會一起嚎叫慶祝。人類的追捕行為或學習自狼群,如將大型獵物追趕到失血而死。今日人類雖無全體狩獵的生活方式,但球類比賽前後的歌唱,亦留有此類藉由歌曲團結力量的縮影。另外,狼群的嚎叫也具有宣示領地、反映成員數量與避免衝突的功用。在動物行為的研究中,可以看見許多動物都有嚎叫的行為,特別在戰爭前,會發出大聲的低吼聲,此類吼叫具有壯大聲勢(體型增大size up)、恫嚇的效果。人類搖滾樂的低吼也具有攻擊、憤怒的意思,或能從生物演化中尋得線索。

幫助個人緩解疼痛、社群走出災難

人類歷史中,很早就有巫師利用音樂緩解疼痛的例子。有些雄鳥在伴侶離開後,會瘋狂地唱歌,或是為了尋找下一位伴侶,或是為了舒緩傷痛。達爾文也曾提過,雄鳥在繁殖季以外的季節也會唱歌,是為了娛樂自己。近日也有越來越多研究結果證明達爾文此說的正確性,如測量歌唱中雄鳥的耐痛程度等,相關研究可見蔡教授於《音樂認知心理學》中的討論。而人類為什麼要聽一些抒情慢歌?研究顯示,聆聽慢歌能觸發一些正面的情緒,如惜弱(caregiving)之心,即一種憐憫、慈愛、照顧的情緒。什麼樣的聲音可激發這樣的情緒?答案是Separation call。Separation call是一種高頻、有點撒嬌、討關心的聲音。高頻具有讓天敵無法聽到的優點,幼小動物可以發出這樣的聲音求救。哺乳類動物極早就發展出運用Separation call於母親與小孩的溝通中。

母子之間的聯繫牽涉到依附(Attachment)與照顧(Caregiving)。所謂的依附,是幼童因為社會與情感需求,至少與一名主要照顧者發展出親近關係,通常是母親。這種依附一般會引起對方的照顧行為,這些行為背後都有一個很重要的賀爾蒙:催產素(oxytocin)。催產素原先的功能是讓產婦的子宮收縮,以利生育。但進一步研究發現,催產素可以增進社會認同、人際互信、同理心、夫妻(情侶)間的情感鍵結、親代照應等,有了這些的支持,人們的焦慮與恐懼也會降低。從催產素的效果可以分辨情歌主歌跟副歌的高低,較主歌高頻許多的副歌,也與此效果有關。研究顯示,若提升女性的催產素濃度,當她聽到嬰兒的哭聲(相當於Separation call)時,她腦內的杏仁核活化會下降,比較不會產生焦慮或討厭的感覺。取而代之的是,腦島及額下回活化的增加,容易出現同情、憐憫等情感。情歌中的副歌也可被視為Separation call,而主歌的部分就是為了鋪成並增加催產素。

此外,音樂減輕焦慮的功能常被運用於醫療上,稱為音樂治療。因歌唱課程可以提升血液中的催產素,有些醫生會在手術前給病患聆聽舒壓音樂。護理人員聆聽紓壓音樂,也可以讓指溫升高,降低血壓、心跳速率、唾液中的可體松(cortisol,一種壓力激素)濃度。又聆聽悅耳音樂改善血管內皮組織的功能,能與藥物和運動達到類似的治療結果。所謂紓壓音樂,是與一個人冷靜時心跳、呼吸頻率差不多的音樂,較少吵雜、快節奏的旋律。

在一部紀錄片《駱駝駱駝不要哭》中,拍到在蒙古南方,一隻母駱駝非常痛苦地產下小駱駝。產痛帶來的可怕記憶,使心理受創的駱駝媽媽不願哺乳自己的小孩,且拒絕給予任何關愛。只要小駱駝一靠近,母駱駝便會將牠踹開或走離。蒙古人音樂治療的傳統已行之百年,因此他們採用此方式為駱駝媽媽施以治療。在影片中可以看見一位蒙古女性一邊溫柔地輕撫著母駱駝的身軀,一邊吟唱一個高頻、重複、具有撫慰情感的旋律(蒙古人稱「勸奶歌」),搭配馬頭琴穩定的伴奏,母駱駝慢慢地平靜下來並留下眼淚,也願意讓小駱駝靠近與喝奶,再再可見音樂緩解疼痛的功能。

音樂遊戲可幫助兒童增進動作協調、感覺綜合、聽與能力、認知控制

音樂遊戲幫助兒童學習的情形較少見於其他動物中,此因人類的大腦很晚才完全成熟,前額葉甚至要在二十幾歲才完全長成,可說人腦是在文化之中漸漸發育的。小孩子特別喜歡音樂遊戲,藉由觀察可以發現,幼兒聽到音樂會很自然的產生反應,如搖擺身體等,大腦也能藉此發育。但在台灣的音樂教育常違反這個本能,並不是用音樂「遊戲」的方式使小孩學習。而是希望將每個小孩都培養成音樂家,如要求有絕對音感、背樂譜、反覆枯燥的練習。老師們呼籲中小學音樂課應該重新討論音樂的功能,回到音樂的本能而非技能,鼓勵學生創作而非背誦,從遊戲中尋回對音樂的興趣。

One comment

  1. 文筆流暢,透過詳細的解說,瞭解到之前不知道的知識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