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系列講座 / 2020台灣史論叢系列講座 / 從台灣經濟發展探討制度與經濟成長的關係:「制度經濟學──制度與經濟成長」講座側記

從台灣經濟發展探討制度與經濟成長的關係:「制度經濟學──制度與經濟成長」講座側記

從台灣經濟發展探討制度與經濟成長的關係

文/陳毅澂(臺灣大學翻譯所研究生)

1020
左起為臺大經濟系名譽教授吳聰敏、中研院臺史所研究員林玉茹

主講:吳聰敏(國立臺灣大學經濟系名譽教授)、林玉茹(中央研究院臺史所研究員)
時間:10月20日(二)19:00-20:30
地點:臺大社科院305教室(台北市羅斯福路四段1號)

本次講座於二○二○年十月二十日於臺灣大學社科院舉行,由吳聰敏老師與林玉茹老師主講,介紹臺灣史論叢系列的經濟篇《制度經濟學──經濟與成長》。

吳聰敏老師首先介紹該書的背景,本書源自臺大出版中心的計畫,希望能將臺灣史的研究與生活結合,介紹給大眾知道,出版了一系列「臺灣史論叢」。研究文獻當中有許多術語,為了呈現給大眾需要適度的改寫,但其實這並非易事。

臺灣經濟發展概觀

在吳老師的學術生涯中,大約自三十年前對臺灣的經濟發展開始感到好奇,臺灣的經濟發展相當特別,且成長迅速。經濟學試圖解釋臺灣經濟成長的形式,而這並不是容易回答的問題。三十年前開始,美國經濟學者以「制度」為切入點,研究經濟成長。

經濟成長屬抽象概念,若以薪水做為類比,每個月收入加上年終獎金就是薪資所得。如儲蓄的利息、租金收入、股票的股利等等也是所得的一部分。全臺灣所有家戶所得的總和,就稱為臺灣的國民所得。再除以全台人口,就是平均收入。若比較不同年度的國民所得,就可知道該國的經濟成長變化。

回到經濟成長的概念,可以比較不同國家,例如六○年代臺灣與菲律賓的所得差不多,但今日臺灣的所得水準約為菲律賓的四倍。六○年代墨西哥的所得是臺灣的二、三倍,今日則相反,現在常常聽到有關墨西哥治安不佳的新聞,臺灣則治安相對較佳,所以經濟成長與社會有相當大的關係。經濟學想要解答為何不同國家經濟成長有所不同。

臺灣早期所得水準的變化不大。在過去,不同世代間的生活型態差異不大,整個社會的經濟水準變動不大,經濟學家認為是傳統農業的經濟型態。由荷蘭統治時期留下許多文字與數字的紀錄來看,自一九○○開始,臺灣的經濟成長並不算差,經濟學者稱為現代經濟成長。在該時期常有一些波動,這是農業經濟的特點,因為農作物會受到自然因素影響。一九四五開始受到戰爭影響,經濟嚴重受挫。

臺灣經濟成長最特別的一段當屬一九六○年代開始,自該時期起就開始快速成長。當時臺灣的所得水準約是日本的一半,但到了現代,根據世界經濟銀行的推估,臺灣現今的經濟已能追上日本的水準。目前臺灣全世界的排名約在二十左右,臺灣缺乏自然資源,能與產油國家有類似的水準,要歸功於高科技的製造業。

美國經濟學家North提出制度對經濟成長的重要性,好的制度會帶動經濟成長。對於制度,經濟學的定義為:制度是人為制定對於政治、經濟、社會互動的規範。經濟學進一步研究什麼樣的制度對經濟成長有幫助,首先是對於私有產權的保障。因為現代社會對於私有產權習以為常,低估了私有產權的重要。其實在過去,臺灣尚未發展出成熟的產權制度之前,對於土地的分界、買賣、轉讓等均無成熟的紀錄,需仰賴實質的地契,但地契損毀將造成私有產權不明確。本書的目的就是希望研究「制度」對於經濟成長的幫助,是否能在臺灣得到驗證。清朝時,臺灣的土地產權不明確,到劉銘傳開始清賦時才開始有了產權制度的雛形,雖然劉銘傳其實是站在想要增加稅收的角度才實施該政策。日本統治時期,在臺進行土地與戶口的普查,就完善西部平原的土地產權。

臺灣經濟發展──荷治時期

荷蘭統治時期,狩獵因為獵物會移動,財產共有制會比私有產權有效率。荷蘭人發現當時臺灣各個「社」之間有所爭執,在社當中財產是共有的,雖尚不能確定,但在農業方面財產可能是私有的。對於農業經濟財產私有是有利的,生產方式跟制度也息息相關。

歷史與經濟的對話

林玉茹老師首先感謝吳老師深入淺出的分享,並表示將以歷史學的角度,跟吳老師進行對話,並進一步以讀者的身分,對於本書的架構與內容進行分享。

在這本書的導論中,從生產成本以及政策的角度,探討臺灣出口的問題。一般認為,最早探討「日本殖民統治與臺灣經濟成長的關係」的是矢內原忠雄教授,其中重要的政策有私有產權以及交通建設等等。想必日本殖民統治與臺灣經濟有相當深厚的關係。另外一個議題是臺灣自六○年代的經濟成長是從何而來。
(一)土地政策與土地產權制度
在土地私有制度方面,荷蘭時期是為因應狩獵經濟,強化共有經濟的制度,鄭氏時期也承認原住民的產權。清代產權制度,問題在於土地分界以及登記不明確。另外一個重點是政府政策的問題,本書多著墨於日本殖民時代與國民政府,日本殖民政府用高關稅來保護殖民地以及糖業的發展。之後不管是行政長官公署或是國民黨政府,其實都延續了戰時的政策,便產生了各種問題,也導致糧食供應不足。土地改革政策受到很多歌頌,但「肥料換穀」制度其實扭曲了生產要素價格,形同課徵隱稅,其實背後是取得更多利益。而三七五減租是一種價格管制,耕者有其田是一種財富重分配。

在荷蘭時期,土地產權制度分為兩種:封建制度與市場機制,不過在政權更迭後,這些土地的所有人,以及制度的改變,似乎沒有更多的說明。從清代的地契到日治時期的土地登記,究竟是如何轉變?對於跨政權土地制度的延續與斷裂都值得更多研究。

關於土地產權的問題,本書中的研究所指出的土地爭戰事件,都是越界清墾,這是因為土地分界不明造成的。當時邊界不明,且常常變動,另外海埔新生地也造成土地產權更加不明。當時土地開墾有從「墾戶」變為「業戶」的制度,令人好奇的是究竟當時土地產權是否真得有那麼多糾紛?其實對於清代產權制度民間交易的行為,都可以再更精緻評估。

(二)政府管制

另外在一九四七年,臺糖也因為政府的干預,造成臺糖的重大損失,作為對照,日本殖民時期的臺灣銀行只對政府及公營企業放款,造成民間企業只能向民營放款。對於當時物價飆漲的問題,吳老師提出的解釋是臺灣銀行持續對政府及公營企業放款以及財政赤字。臺灣物價膨脹,就是因為利用臺灣米糖來援助中國大陸,這也是相當有趣的觀察。

國民政府時期有許多管制,包括物價、金融、貿易、外匯等等。戰後使用了許多管制措施,與市場經濟背道而馳。當時產生的壟斷式資本與掠奪式經濟,這是戰爭時期到戰後初期的政策,臺灣之後的經濟成長,首先得利於比較利益原則,第二是自承襲了日治時期的土地調查事業等基礎,第三則是因為貿易對象是美國。

(三)如何測量經濟成長

從荷蘭時代到清代的經濟是傳統農業成長,歷史學者會想問:這樣的模式是如何測量?臺灣的經濟從道光時期開始成長,從這個時期開始,各地有望族及寺廟開始出現。臺灣在開港之後表現傑出,有許多的紀錄都可佐證。移工會從低收入的地區進入高收入的地區,移工移入臺灣的現象於清末就可以發現,因此對於臺灣的經濟成長,在清末時期的發展或許可以有更多討論。

(四)米殼出口

到底如何討論清代以來臺灣米穀出口的貢獻?最近有研究指出,臺灣的米穀不再有輸出,這個問題有待商榷,因為米糖一直以來都是很重要的商品。除了條約港,臺灣還有許多港口,這些港口都曾有與外國交易的紀錄。所以條約港只是臺灣出口貿易的一部分,對於整體的出口情形,可以有進一步的研究。

(五)殖民地時期的經濟

在殖民地時代,到底如何看待這個時期?到底交通便利如何減輕土地糾紛?其實當時土地政策具有掠奪的特性,地方廳政府為了扶植糖業,強迫地主交出土地,而臺灣拓植株式會社也在臺灣東部進行土地集中的措施,究竟在當時日本政府具掠奪特性的經濟政策是如何的,都可以進行更精緻的研究。

Q&A

聽眾提問:政府在經濟上的角色非常微妙,以疫情為例,諸如關閉國境等政策,都並非市場能夠決定。該如何看待市場、政府及社會之間的互動。

吳老師:經濟學家Friedman曾寫過《資本主義與自由》,他在書中提到:市場運作優於政府干預,但並不代表政府在市場中毫無功能。其實如財產私有制度就仰賴政府,表示政府在市場中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有些經濟活動需要政府介入,才能有更佳的結果,例如有外部性的經濟活動。以這次的疫情為例,疾病傳染就具有外部性。所以疫情爆發時,政府都會介入。但問題在於:政府要介入到什麼程度。

臺灣經濟成長──一九六○年代之後

這個時期的成長,其中之一是電子業的成長,許多3C產品中的零組件均為臺灣生產,另外一個是紡織業的成長,現今許多機能性的衣物都是臺灣的強項。

國民政府初期的惡性物價膨脹是人為的,另外一個問題是隨政府遷臺的大量人口,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軍人,如何讓這批人民融入臺灣產業是重大的問題。臺灣在日治時期主要發展糖業及稻米,但糖業其實不具比較利益,臺灣的糖生產成本比爪哇更高。一九五○年之後,臺灣的糖業便陷入窘境,無法賺取外匯。而稻米則是為了供應內需,也進行出口管制。當時臺灣便開始發展紡織業,因為有美援透過美國供應臺灣缺乏的棉花。後來在內需飽和之後,若想發展出口就面臨價格不具競爭力的問題。而缺乏競爭力的原因是臺幣匯率過高,後來透過貶值的政策,讓紡織品大量出口。另外電子業方面,當時臺灣發展電視機生產,在六○到七○年代開始發展,時至今日,如臺積電等企業已是臺灣經濟的支柱。

IMG_3179 (1)
會後出版中心主任張俊哲(右二)與吳聰敏教授、出版中心總編湯世鑄(右一)、觀眾江怡德醫師(左一)合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