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系列講座 / 2021「既鄉土又現代的作家呂赫若」講座 / 不只是作家──「既鄉土又現代的作家呂赫若」講座側記

不只是作家──「既鄉土又現代的作家呂赫若」講座側記

不只是作家──「既鄉土又現代的作家呂赫若」講座側記

文╱王崇怡(政治大學歷史系碩士班學生)

左起為政大台文所講座教授陳芳明、政大台文所副教授兼所長吳佩珍


講題:既鄉土又現代的作家呂赫若
主講人:陳芳明(政治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講座教授)、吳佩珍(政治大學臺灣文學研究所副教授兼所長)
時間:2021年2月4日(四)14:30-16:00
地點:臺大出版中心校史館書店(臺北市羅斯福路四段1號 臺大校史館二樓)


本演講為《奮鬥的心靈:呂赫若與他的時代》之新書發表會,由政大臺文所的陳芳明教授與吳佩珍教授主講,並由撰寫本書導論的陳芳明教授開始演講。演講正式開始前,陳芳明教授提及他於會前先至近日落成之臺大陳文成紀念廣場憑弔。以此為引言,陳教授表示陳文成時代在某方面而言也是呂赫若先生的時代。1950年代初的鹿窟事件使我們仍不知呂赫若葬身何處,臺大歷史系畢業、有過流亡經驗的的陳教授認為人們永遠不會記取歷史的教訓,並感嘆過去的黑暗時代,感激有陳文成等前輩走在吾輩前面,是以其今日談及呂赫若感受仍是十分強烈。

陳教授接著談及初識此書作者垂水千惠教授時的過往。彼時陳教授尚在暨南大學任教,適逢九二一大地震,震災後暨南大學輾轉借用臺大校舍繼續課程,垂水千惠教授也就是在那時來修習陳教授的課程,並向陳教授表明其欲著手進行呂赫若先生的研究。垂水教授遊歷呂赫若先生滯留過的地方,並考證其活動。圍繞著呂赫若先生生前在臺中的生命足跡,進行多面向的爬梳與驗證。陳教授給予垂水教授的田野工作高度評價,並認為甚至比許多臺灣文學研究者來得深入。陳教授提及自身撰寫臺灣新文學史的經驗,其當時對呂赫若先生的評價與現在並無二致,為相當具有天份、傑出的左派作家。同時又因呂赫若先生本身的多面向性,在不同領域皆有所成就,是以大眾對於呂赫若先生的認識又呈現其複雜性。

從日治時期過渡到戰後的臺灣知識份子,當時政治、社會的變化,對其心境轉折產生相當劇烈的影響。不只是日常生活上的改變,其書寫文字的轉換上也需要一段適應期,陳教授表示這是一段非常悽涼、悲傷的過程,呂赫若先生卻能在短時間內由日文轉換為中文書寫,其雙語寫作之卓越可見一斑。陳教授也提及,統治政權對於人民的高壓管控一直存在,歷經兩個政權的轉換帶來的變動,與長期被統治的壓抑,或許也在某種程度上促使呂赫若先生成為一名革命者。

陳教授也從呂赫若先生在《台灣文化》發表的文章中,看到其發覺歷史總是在重複,與陳教授在前言提及的「人們永遠不會記取歷史的教訓」有著共同點。並感嘆政府將如此傑出的文學家逼上政治的道路,就如同過去陳教授被迫走上海外政治運動一般。陳教授以此暫告段落,接著交由吳佩珍教授主講。

吳教授的研究領域係以比較文學的視角探討日治時期的臺日文學。她謙虛地表示對此新書發表誠惶誠恐。原文版出版時,適逢吳教授在日本求學階段,當時便對此書出版相當興奮。吳教授從呂赫若先生作為一殖民地作家,卻能夠直接投稿於日本中央文壇,點出呂赫若先生之書寫功力是相當深厚的。此次吳教授的演講就其如何閱讀此書、此書於臺灣文學的定位、垂水教授提出的重要貢獻,以及今後臺灣文學研究者可以進行的研究方向等,進行分享與探討。

首先吳教授補充這本書的基本背景。此書為垂水教授在御茶水女子大學的博士學位論文,吳教授肯定其投注的心力與勞力遠過於一般博士學位論文的份量。再就呂赫若先生的生平對照其各個時期的創作,進行相當細緻地分析。接著延伸陳老師先前提及的九零年代聯合文學等單位陸續舉辦研討會,以此談到臺灣文學建制化的過程。日治時期文學作品的翻譯,促使學界開始注意日治時期的優秀作品,催生相關論文集。然而對於呂赫若先生的研究,吳教授強調此書是第一本就呂赫若先生的音樂、戲曲、文學等活動,並橫跨臺灣、日本兩地的活動軌跡,進行全面性探討的著作,甚至從比較文學的觀點分析呂赫若先生的作品。吳教授也感謝臺大出版社與陳芳明老師等人共同催生此書的中文版問世。

接著談及此書對於臺灣文學界的貢獻。此書對於臺灣文學研究最大貢獻在於其作者接受日本學院學術訓練,尤其強調「實證」,積極找尋呂赫若先生臺中師範的同窗及其家屬,以及相關當事人進行採訪,即時留下第一手證言,這是個與時間賽跑的工程,也得以知曉呂赫若先生當時活動實況與細緻的人際網絡,並確認其某些重要創作、重要轉折的時間點。吳教授也強調,呂赫若先生的音樂、戲劇等藝文活動,仍是我們可以加以發展討論的方向。其次則是呂赫若先生由普羅文學出發,以〈牛車〉驚艷文壇。對比同領域的楊逵,呂赫若先生與日本中央文壇的關係並不緊密,其作品風格也相當多變,尤其是其皇民時期的幾篇代表作品,雖是應總督府要求進行的創作,老練的讀者能從中窺視其隱含的濃厚臺灣色彩。再者,吳教授也點出,以呂赫若先生的作品切入,可進一步思考當時臺灣作家如何呈現日本普羅文學崩壞後的臺灣寫實主義文學。

此外,對於呂赫若先生作品中聚焦於女性的書寫,普遍以後殖民理論探討,吳教授指出其書寫語境實為現代女性(modern girls),是從廣義摩登女性的觀點作為現代性的表徵。雖然垂水教授提到普羅文學崩壞後的風俗文學小說論詮釋,但吳教授認為或可置於東亞文學研究脈絡來討論女性書寫,以及女性如何成為書寫潮流。吳教授也舉賴慶的〈女性悲曲〉為例,期許能與東亞文學研究思潮進行對話,以加深呂赫若先生作品研究的寬廣度與研究視野。最後,吳教授從鹿窟事件談論臺灣白色恐怖文學研究。吳教授表示,若僅用文學作品對位呂赫若先生的政治思考,會過於單一化呂赫若先生的存在,但也強調根據其後期的左傾與政治活動,更要重新納入現在的白色恐怖與轉型正義的工程中,我們需要重新看待他生命晚年的活動與思考。為何呂赫若先生可以快速轉換語言,以中文進行許多創作?如此現象又代表著什麼呢?吳教授也指出,呂赫若先生在晚年曾表示,文學不一定是政治的代言,是以其認為自身文學作品應被定位在藝術創作之中。吳教授由此進一步提出,呂赫若先生的音樂、戲劇活動,以及晚年日記中提到的作品,或許可以其他方式探討呂赫若先生的綜合性面向。

此次演講也邀請呂赫若先生的次子呂芳雄先生進行分享。呂芳雄先生相當親切地分享其與垂水教授、陳芳明教授等人的相識過程以及其對於呂赫若先生研究的看法。最後進行提問,演講前便已有線上表單讓聽眾先行填寫問題,同時也開放現場另外提問。有名聽眾針對臺日文學研究向陳芳明教授提出問題,就中、日語翻譯上的差異該如何進行分析探討。對此,陳芳明教授以自身從事翻譯工作的經驗回答,即便日治時期的臺灣作家以日語進行創作,即便日語近似其母語,仍舊與日語母語使用者有些差異,戰後轉為中文進行創作,其在傳達臺灣本土語境上也不上手。雖然過去前輩已翻譯大多數過去作品也相當優秀,然而翻譯工程是與時俱進的,陳教授也提出或許能將過去的翻譯再轉換為新世代的文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